第01:一版要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赵长招:记账本上的百来个“勾”
  □本报记者 曹思思 张泽鹏

  □本报通讯员 林青青

  多年以后,赵长招面对现在月收入3000多元的稳定生活,总还是会想起那个起早贪黑打拼攒钱、挨家挨户偿还善款的10年岁月。

  10多年前,妻子身患重病,乡亲邻里送来10万元救命钱,目不识丁的赵长招托人一一记下。妻子去世后,他一天打四五份“苦力活”,带领2个儿子用10年时间还清债务。

  如今,记账本上的百来个“勾”就是赵长招用行动书写诚信最好的证明。

  坚持救病妻的“感人丈夫”

  赵长招是芦浦镇井头村的村民,1956年出生的他是家中长子,底下还有四个弟妹。和那个年代多数人一样,因为家里并不宽裕,赵长招放弃了上学的机会,在家帮衬父母。上世纪70年代,赵长招与镇上的一位姑娘结婚了,随着两个儿子相继出生,给一贫如洗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欢乐。

  平静的生活,在1994年的某天被彻底划破。

  那时,赵长招妻子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长期看病吃药,为了治病,赵家前前后后花了不少钱,还背了债,妻子就这样靠药“续命”了10多年。2004年,赵长招妻子患上肝硬化,几经周转找到温州的一家医院,但是需要10多万元的手术费。

  20多年前,10多万元对一个农民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妻子病重的几年里,打工挣钱、带妻子看病、照顾孩子……家里的一切事务都压在了赵长招的身上。

  妻子生病等钱医的消息像长了脚一般在村子里传开了。一时间,亲戚朋友、邻里乡亲还有一些素未相识的好心人纷纷主动上门送钱。100元、200元、1000元……一笔笔汇聚着爱心的救命钱及时地送到赵长招手中,缓解了这个家的燃眉之急。

  尽管大家送钱时都说是“捐”“送”,但每次有人给钱,目不识丁的赵长招都会请人帮忙把账记在小本子上,随身带着。“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容易,他们能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出面帮助,我做牛做马也要还给人家。”赵长招说,生活再困难,借来的钱,一定要还,否则自己抬不起头来做人。

  在赵长招的账本上,纸张早已泛黄,有些字迹渐渐模糊,这是赵长招随身携带10多年的宝贝。上面的字迹并不工整,却记录着10多年来的点滴恩情——金额最少的100元,最多的有2000元,加起来大概有3万元左右。

  很遗憾,赵长招的坚持,并没有换回妻子的生命。妻子去世那年,赵长招刚好50岁。不过,这个年过半百的男人很快振作了起来,因为他要挣钱还债报恩。

  还债路上的“拼命三郎”

  赵长招的弟妹周梅芳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赵长招会拿着一千多元钱上门“还债”。

  “大哥家里困难我们一直看在眼里,当时嫂子生病,我们家条件也不好就拿了点钱给他,具体多少数目我自己都快忘了。”说起赵长招,周梅芳的眼里满是心疼,“这么多年,我们这个大哥就是默默打工赚钱,日子过得比谁都苦。都是自家人,从来没想过他要还钱啥的,没想到他还是执意送钱上门了。”

  确实,妻子去世后,还钱就成了赵长招最重要的一件事。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连做梦都想着还债。

  10多年来,两个儿子结婚、盖新房等,要用钱的地方一点也没少。为了生计,赵长招每天起早贪黑,每天都忙得像个陀螺一样,中间换过许多工作,种过田、养过海鲜、扫过厕所……做过各种散工,后来年纪大了,做不了工地里的活,村里一个阀门厂的老板将他招了过去。

  这家阀门厂离赵长招的住处不远,平时的活还算轻松,偶尔帮忙上下车卸货,50多公斤的货物,赵长招都是一个人咬牙扛下,这对赵长招来说并不是件轻松的事。

  “趁着自己还能动,一定要努力把钱还上,否则最后都得压到儿子们的身上。”赵长招笑着说。

  于是,每月厂里工资发下来后,赵长招除了给自己留几百元生活费,其余的都对照着账本,挨家挨户地上门还钱。不过,因为距离当年大家“募捐”时间有点久,好多好心人或搬家、或长年在外,大多也没有了联系电话,赵长招的报恩过程也有些曲折。

  忙着上班,赵长招上门还钱的时间不多,有时候找到好心人家了,但对方不在家,白跑一趟的情况也不少;有时候好心人都忘记自己曾借过钱,执意不收,赵长招就把钱塞回人家手上,随后就“跑”了……         

  (下转第2版)  (上接第1版)

  “赵长招这个人很好的,我们邻居这么多年,他的所有行为我们都看在眼里。借钱还钱天经地义,但当初救命的钱都是大家心甘情愿资助他的,他也一分一厘都还上了,我们都蛮感动的。”在井头村,随便抓住一个人打听“赵长招”,收到的都是满满的好评。

  无债一身轻的

  “幸福老头”

  2014年,赵长招终于还清了最后一笔债。虽说无债一身轻,但这个朴实的老汉却没有给自己减负,依旧每天干着各种散工,他盘算着,趁自己还干得动,多存点养老钱,让自己有个幸福的晚年。

  想联系上赵长招一点也不容易,手机的各项功能里他只会接听,工地上忙起来就“失联”了。平时,只有下雨天才能在家里看到他,记者见到他的那天,赵长招特地换了件较为“隆重”的正装出门迎接。

  “终于扬眉吐气地生活了,看到邻居终于不用不好意思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根本不需要采访的。”见到记者来,赵长招的脸上染上些许红晕,不好意思地说道。

  2009年,村里分了宅基地,赵长招建起了新房——两间小平房,两个儿子一人一间。前两年,在亲戚的资助下,新房又往上盖了一层。

  赵长招住在新房背面,一间厨房,一间卧室,屋内采光不是很好,光线暗暗的。一张床、几个柜子,几乎就是全部家当。

  “现在想多赚点钱,把房子再好好装修一下,一家人一起努力,我们的生活肯定可以越过越好。”赵长招笑着说。

  “赵长招的行为也深深影响了他的两个儿子,一家人一起赚钱,一起还恩情,他们可能不是最有文化的,但却是最诚实守信的一家人,这样的精神值得我们去学习、弘扬。”井头村党总支副书记郑长英说。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健康生活
   第04版:广告
抢抓湾区新机遇 新城翻篇开新局
舞起花龙庆新春
文化节目好戏连台
台湾青年携家人在玉环过大年
新春假期乡村旅游热
赵长招:记账本上的百来个“勾”
书城里过文化年
报头
今日玉环一版要闻01赵长招:记账本上的百来个“勾” 2019-02-11 2 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