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专题·情感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5月15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生而不养,何以为家
  “我想起诉我父母,因为生了我。”镜头前男孩平静地说了这句话。

  这是电影《何以为家》的开场。男孩赞恩是影片的主角,他也说不清自己究竟是12岁还是13岁,就连他父母也不记得。本应还在父母庇护下的年纪,男孩却因持刀伤人入狱。这背后,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父母最大的恶生而不养

  赞恩出生在黎巴嫩的贫民窟,母亲生了很多孩子。赞恩作为长子,要做的事情很多。他要帮父母去药店买成瘾性药品,看着父母把药片研磨成粉,融进水里,浸透衣服,再悄悄卖出去。他要去房东开的店里去打零工,扛水、卸车、送煤气,以防被房东赶出住处。他还要照顾年纪更小的弟弟妹妹,带他们一起去路边卖东西。

  煎熬却又习以为常的生活,是被妹妹萨哈初潮打乱的。赞恩偷偷帮妹妹洗内裤,还警告萨哈一定要把这件事情隐瞒下来。因为他知道,一旦父母知道这件事,立刻就会把妹妹嫁出去以获取聘礼,来缓解现在的生活压力。他脱下自己的背心递到妹妹手里,一本正经地示范给妹妹看怎么用卫生巾。

  但这种事情,始终是瞒不过赞恩的父母。11岁的妹妹要嫁给房东的儿子,赞恩的反抗被镇压,他只能用力擦去妹妹的口红,拒绝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成人”。

  赞恩逃离最初的家,开始一人在外流浪。

  他遇到了泰格斯,一个没有身份证明的埃塞俄比亚女工。赞恩帮她照顾孩子,泰格斯能够安心在外打工。但随着泰格斯因为身份问题被捕,赞恩不仅失去了“新家”,更因为身边带着孩子陷入了新的困境。用冰块蘸糖充饥,偷路边的奶粉,抢来小孩的滑板自制小推车,带着小孩四处流浪……

  赞恩终究还是养活不了孩子,他狠不下心把孩子扔在路边。听信皮条客的话,把孩子给了对方,想着孩子会有一个更好的生活。

  而此时赞恩却得知,妹妹死了,死于孕期大出血。

  冲动之下,男孩拿起了刀,跑去了妹妹的丈夫家……

  母亲来监狱探望男孩,她安慰赞恩说:“真主拿走一样东西,总会赐另一样东西的。”“赐给了你什么?”男孩问。“我怀孕了。”“你这是在扎我的心。”这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赞恩想到这个孩子生下来后所要面对的一切,再也无法忍受父母的作为,他把电话打到直播中的电视节目,提出起诉自己的父母。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日本小说家伊坂幸太郎曾经说过:“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对于赞恩的父母来说,男孩是养家的工具,女孩是待出嫁的货物。妹妹死掉时,他们也非毫无反应。

  他们苦闷地低下头,叹着气,就像自己存了多年的积蓄打了水漂。赞恩看着最爱的妹妹死去,又看着母亲再次怀孕,新一轮的地狱之旅即将启程。

  他说,自己只记得暴力、侮辱、殴打,链子、管子、皮带。

  听过最温柔的话是“滚,婊子的儿子。”“滚,你这垃圾。”

  然而,这对父母却义正言辞道:“这不是我们的错。”

  父亲说:“我也是这样出生,这样长大的,我做错了什么?人们告诉我,没有孩子我就不是男人,可是孩子却打断了我的脊梁。”

  母亲说:“我这一生都是奴隶,你还敢批评我?为了让孩子活下去,我愿意犯下千种罪。他们是我的孩子,没人有权批评我,我是我自己的法官。”

  他们的确是黎巴嫩社会环境的受害者,但受害并不等于有理,更不等于好父母。就像赞恩所问:“你们到底为什么要生孩子?”

  为了分担自己在世间的苦难?为了摆脱他人的唠叨?为了给自己养老?

  我们凭什么要求一个崭新的生命来承担这些?血缘和家庭没有给孩子带来温暖和爱意,反而充斥了无法反抗的压迫和苦难。

  看这个电影时,最揪心的一段情节,是赞恩把孩子递到皮条客手中的时候。

  为了养活这个孩子,赞恩甚至重复了父母制毒售卖的老路,但仍然无法生存下去。

  他把孩子递给皮条客,因为对方说能为孩子找个富庶的人家。赞恩手里拿着四百美元,发觉与自己所痛恨的父母做了一样的事情。茫然站在路口的赞恩,脸上的泪怎么都擦不干净。

  但从被害人成为施害者后,赞恩没有麻痹、妥协、逃避。

  他直面错误,反省自身,看透家人,在法庭上对母亲说:“你怀的孩子会像我一样。”

  这是一场背负绝望,无处可逃的轮回。

  为人父母别忘了爱孩子

  比悲剧故事更令人难过的是,这个故事是真实的。《何以为家》的故事并非虚构,而剧中的演员也是从街头找来的真正难民,男主角的原名就叫赞恩。他们表达着自己的真情实感,有太多的临场发挥。

  相比之前这类电影的叫好不叫座,《何以为家》的票房还算不错。

  没有血缘、临时家庭的温暖,生而不养、原生家庭的伤害,人们的反思越来越多。

  其实在我们身边,仍有不少人在重复着世代相传的伤害。前段时间,童模妞妞被妈妈踢的视频上了热搜。

  3岁的孩子,一天拍照工作十几个小时,年入百万撑起了一个家。家长一边说着,父母最爱孩子;一边下重手,让孩子更“懂事”。更有甚者,广东一个母亲,强迫年仅14岁的女儿卖淫。面对审问,她说,家里太穷了,让孩子帮一下子。

  女儿还在为父母开脱:“不怪他们,我是自愿的。”

  在湖南寿雁镇,有很多不满十岁的孩子,被培养成小偷去偷窃。他们被父母租给附近的行窃组织,以为偷手机是一种游戏。这些自私地把孩子当成工具的家长,有什么资格称之为父母?

  《请回答1988》中,德善爸爸有段台词流传的很广。他说:“爸爸也是头一次当爸爸,所以,我女儿稍微,体谅一下。”

  可说完这句话之后呢?晚上遇到一氧化碳中毒时,他们逃出房间时忘记了德善,若不是德善自己挣扎着爬出来,又会是什么后果?

  父母是第一次当父母,可孩子也是第一次当孩子。孩子可以体谅一次,不代表要体谅一生,更不代表父母可以不改变。这个“职业”上岗无需持证,但要想合格不简单。如果做不到,用《何以为家》中,赞恩的话来讲:无力抚养孩子的人,就别再生了。

  心理学家阿德勒曾说:幸运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而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只有被温柔以待的孩子,才会把这份温暖传递下去。为人父母很难,可为人子女也不易。

  别忘记爱孩子,这会是孩子一生中最宝贵的礼物。

  别忘了,爸爸妈妈永远是你坚硬的铠甲。 如果未来有一天,你在这个不像童话的世界里感觉疲惫,请记得回家。

  亲爱的女儿,我愿你一生都拥有灿烂千阳。 蜜思李/文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社会新闻
   第04版:专题·视角
   第05版:专题·人文
   第06版:专题·情感
   第07版:专题·听潮
   第08版:广告
母亲节忙碌的一天
生而不养,何以为家
今日玉环专题·情感06生而不养,何以为家 2019-05-15 2 2019年05月15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