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专题·听潮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5月15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睡觉
  □王爱平

  睡觉,一个多么美好的词。想着它,万种疲劳都消散了。我觉得人最幸福的时候,莫过于躺在床上、斜靠在枕上,或看书,或玩电脑,都是人生闲散时。最难忘冬日里,躺在厚厚被窝里的那种惬意。夜深人静,靠在灯下看书,四周一片漆黑,外物皆已睡去,俨然这番天地为我一人所有。等意兴阑珊,合上书本,拥衾而眠,这一天便宣告结束。苏轼有诗《春夜》云“春宵一刻值千金”,在我看来,应是“冬宵一刻值千金”。躺在暖暖的被窝里,看着早晨懒懒的阳光照在玻璃上,思绪万千,想想孩童时,回忆逝去的时光,听着窗外的鸟鸣,那感觉真不知老之已至。直至被窝发冷,暖意渐消,再起床推窗,看看窗外,天泛着淡青,空气寒冷,心情却贼好。

  冬日确是好,但秋夜秋雨之时,也易催人安睡。哪怕是大白天,一睡就是一个下午,昼寝曾被孔老夫子唾骂,但午睡本不可少,睡着了又不知日月,闲散时能睡,也不失人生一幸福。白居易有诗《秋雨夜眠》“凉冷三秋夜, 安闲一老翁。卧迟灯灭后,睡美雨声中。灰宿温瓶火,香添暖被笼。晓晴寒未起,霜叶满阶红。”活脱一个闲散老头的幸福生活。特别是睡美雨声中,和霜叶满阶红,意境尤美,让人悠然神往。不过闲散,就是睡不着也不会太急躁,半夜听着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听着远处深巷的狗吠,再想象着夜归人的画面,也是可以的。

  梁实秋有文章《睡》说人生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一枕黑甜中度过。这一枕黑甜一词还真准确。不过要想黑甜,要得心无杂念才好。人生总是太多的焦虑,每每致人失眠,想着升职,想着发财,总难成眠。现代社会,就是不想升职不想发财,各行都有各行的压力,失眠便成了常客。难享黑甜之味的人是与日俱增。这数目当在白领中为多。失眠的原因很多。常见的刚谈恋爱的人容易失眠,因为想着对方,想着他或她的一句话,反复斟酌,摸不清对方对自己的心意,乃至夜不能寐,这就叫辗转反侧。诗经《关雎》就说“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哈哈,这恋爱心理还是古今没啥区别的。这如果不是“张生”,应当不算严重。思乡的人也容易失眠,不过这情况到今天是大大减少了,古人没视频没手机,一别音容两渺茫,看到明月“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是理所当然。我就知道一个在这里工作的外乡人,知道要回家了,兴奋得两个晚上无眠,但她的情况又稍稍不同,我想她的精神是好的。如果,其它的比如压力比如竞争,那痛苦可就加剧了。那个彻夜难眠,真叫煎熬。而且不是一个两个晚上的无眠,常常是整段时间整段时间的。倘若是贪污受贿等等有行为不端之人,而贼心却又不够大,于是惶恐难眠,虽则难受,却也是咎由自取。想起农民朋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如果不下暴雨不刮台风,睡时心无挂念,疲劳之致卧床而睡,睡得都是香香的。我时常睡眠不好,第二天起来头重脚轻,昏昏然不知南北东西。告知我家阿姨我的烦恼,她时常奇怪人怎么会睡不着,对她来讲,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不过这年月能做到心无挂碍、蒙头便睡的人倒越来越少了。庄子说的至人无梦,这境界,也更难得了。苏东坡乌台诗案的获释,就是因为他被审讯回来却能蒙头便睡,太监把这事告知皇上,宋神宗知其坦然,于是得以免去死罪。我每每想起林语堂《苏轼》传里的这一则,觉得皇帝也可爱,没想到睡觉也有这个功劳。

  睡得着的人是幸福的。但睡得着的人不知道自己的幸福,可失眠的人最知道自己的痛苦。俗话说,睡不着的累比干活累了还累。那感觉,浑身无力,又带无精打采,严重的头晕头痛。人是耷拉着如一挂咸菜,感觉身体整个零部件都如同散了架一般;上了岁数的女人,脸上黑斑叠现,深皱纹加深,浅皱纹加密,哪怕是几斗粉也盖不住。花容失色,玉貌失样,心情是何等的糟糕。

  想起睡到自然醒这话,那美好的感觉总是油然而生。头脑清醒,精神饱满,从容去上班。有生之年或许到退休之时才能好好得来享受白香山说的“日高睡足朝慵起,小阁重衾不怕寒”的滋味。不过那时,听说老年人起得更早,他们腰板早就硬了,睡在床上久了,全身发胀,骨骼酸痛。哈哈,人生啊,总带有几分调侃。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社会新闻
   第04版:专题·视角
   第05版:专题·人文
   第06版:专题·情感
   第07版:专题·听潮
   第08版:广告
藤园旧事
芦岙坑的春天
睡觉
今日玉环专题·听潮07睡觉 2019-05-15 2 2019年05月15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