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专题·人文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10月09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湿地画展
  在蓝天白云下举办铺展在大地上的集体画展,对于漩门湾国家湿地公园、玉环湖和观光农业园来说,已经有些年头了。

  今天的我,与三俩好友一起,再一次在湿地公园走马观花,近距离感受大地画展的韵致。

  一座31.48平方公里的湿地公园,像一片绿色的海洋,被一望无际的“四季大道”和大道两旁一望无际的木麻黄以及赛如蛛网的河湖港汊,切割成“桃红李白花田区”“芦花秋韵观赏区”“农家田园果蔬区”等许许多多个“井”的色块。

  诸多色块像幼儿园孩子们玩的拼图也像画师们眼里的调色盘,琳琅斑斓、星罗棋布。

  人在湿地公园,有如游鱼入海。有人说,湿地公园是花的世界。

  “荷兰风情园”,也许只是“桃红李白花田区”里的一个子区块吧?这里有春艳夏丽的郁金香、有被古人深情吟诵过的“接天莲叶”、有整天跟着太阳团团转的向日葵……真是季季不同色,月月花不同,花儿朵朵温香如玉,像锦缎、似云霞,绵延在洋溢着异国情调的“大风车”下,和周遭不同季节里的桃花红、梨花白、菜花黄一起,犒劳游人。

  也有人说,游走在湿地公园,特别的接地气,特别的容易让人想起陶渊明,和陶渊明的那座“桃花源”。不过,我想即使陶公的桃花源名声再大,其气势也是大不过湿地公园里的那座桃花园的。湿地公园的桃花园宽宽展展800多亩,除了拥有“土地平旷、芳草鲜美、阡陌交通”等桃花源元素外,还有着不可胜数的“不足与外人道”的湿地故事。

  因此,无论何时,来湿地公园的你,一定会领受太阳给予大地的情分,一定会领受百花在阳光下、大地上、风雨中舒枝展叶、吐蕊绽放的生命交响和尘世欢欣。

  人赏花,花窥人,在湿地公园,“我在丛中笑”的遇见,岂只是画家和诗人们的眼福和艳遇?!

  还有人说,湿地公园是一片芦苇茂盛的沃土。当你一脚跨进“芦花秋韵”游步道后,你就会觉得人们的说法并非虚妄:芦苇,野生于湿地公园的水边湖滨,青葱挺拔一大片,未出土时,坚忍不拔奋勇向上,待破土出水后,生生不息蓬勃成荫。春夏季节,迎风起舞的芦苇如原始森林般绿浪翻滚,养眼又提神。十月份,次第开放的芦苇花,毛茸茸、白皑皑,一片银装素裹。待到阵阵秋风掠过,铺天盖地的芦苇们前呼后拥地瑟瑟轰鸣,如兵阵呐喊势不可挡。冰封大地时,长空雁叫霜晨月,苍茫幽寂的芦苇荡复归宁静,为在新的一年里发起生命的冲刺,默默地积蓄能量。

  别看芦苇乃区区草本植物,可它全身都是宝贝:它的根能保土固堤,秆可造纸编席,用芦苇花絮填做的枕头温暖如棉、催人入眠,其根状茎又能入药,治病救人。它的一生“索取甚少,奉献多多”,堪称“草中君子”。书上的介绍,让我对这些小芦苇肃然而生敬意!

  “ 芦苇晚风起,秋江鳞甲生。”芦苇底下沉积了大量的腐殖物和微生物。这些沉积物,素来为鱼类等水生动物所喜爱。于是,众多的水族生灵包括泥鳅、螺丝、青蛙和虾,趋食如水走下,纷纷地游向了芦苇底下,和渔民兄弟们饲养的各色鱼类一起,意气奋发地游走于湿地公园四通八达的河湖港汊间,它们吃饱了、喝足了,欢天喜地、生儿育女。

  鸟是大自然的精灵,具有极高的智商,它们知道漩门湾国家湿地公园位于“东亚——澳大利亚”的候鸟迁飞走廊上,于是,黑脸琵鹭、卷羽鹈鹕、东方白鹳、反嘴鹬等世界极危鸟类们,选中了这里作为自己南来北往的国际交通中转站。它们知道,湿地公园,什么鸟都有,主要如沙鸥、野鸭、翠鸟、鸬鹚、鸳鸯、白鹤等鸟类160余种、分属16目、41科,其中湿地水鸟78种,占50.8%。

  鸟的交通中转站,相当于人类自古就有的驿站。鸟儿们在驿站加油吃饭、休整歇息,作短暂停留后,为奔赴下一个目的地制定规划并作出相应的体能调整。

  所以,湿地公园的一年四季,常常有来自异国他乡的“鸟朋鸭友”轮番光顾、胜友如云。它们操不同口音,穿不同服饰,它们志趣各异、习性不同,像是一拨拨来湿地公园公费旅游或休假度蜜月的公子哥儿和名门闺秀。它们从自己住腻了的地方到别人住腻了的地方看看风景透透气,长长见识会会友。

  于是,湿地公园就成为了鸟儿们补充给养、交流聚会的阳光驿站,公园的芦苇荡也成了刘禹锡笔下“残霞忽变色,游雁有馀声”的鸟的暖巢。眼前的一幕令我震撼:秋风乍起,数十上百只黑脸琵鹭聚集在芦苇丛中,像胜利会师也像远征前的动员集合,场面宏大而私密,极有仪式感。这是一帧珍贵的影像资料,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黄建军先生跟踪了好几年才得以拍摄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

  鸟是人类的朋友。“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为了当好东道主,也为了保驾护航、保证鸟类朋友的旅途愉快,湿地公园于最近专门修复和改造了一座面积达500亩的“水鸟栖息地保育区”。东道主的目的就是为了确保五湖四海的“鸟朋友”能够在湿地公园的逗留中,玩得开心、住得安心、吃得放心。同时,为了满足“人鸟会晤”或人和自然和谐相处的交流需求,公园还在保育区附近的科普馆顶楼,设置了观鸟台,配备了高倍望远镜。

  湿地公园修成“水鸟栖息地保育区”的善举,让当地的一位拍“鸟”专家很开心,他说,今后,再也不用为拍鸟而钻进挖了两个窟窿的冰箱壳里,一站就是一整天,一守就是十天半个月了。

  但是,只要机缘巧合,希望近距离一睹珍稀濒危候鸟风采的你,一定会分分钟如愿以偿。

  在湿地公园搭乘小火车,乘坐游船,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小火车果真有一些火车的特征,比如昂扬的车头,长长的车身,可小火车毕竟没有火车的气势和速度。因此,小火车像一位喜剧演员,坐上它,小孩子觉得好奇好玩,大人们也会感到欢喜滑稽,所以,常常会有车载斗量的欢声笑语撒满一路。其实,小火车真是多功能的,它既能挡风遮雨,又是一座流动的视线开阔的观光平台。十来分钟的小火车,游客们可以看天看地看风景,还可以谈着阳春,说着桑麻,收获一些意想不到的喜乐年华。

  湿地博物馆像一艘巨轮,装满了沉甸甸的湿地文化。人在博物馆里听讲解,看图片,时间可长可短,轻轻松松长见识。

  游船码头紧挨着湿地博物馆。

  湖水蓝莹莹的波光粼粼闪闪烁烁,像有千万颗宝石撒在湖面。一群白鹭招展在一杆杆挺拔的芦苇上,队形像仪仗,目光像舞者。

  一字儿排开的古铜色游船,模样接近于嘉兴南湖召开过中国共产党一大代表会议的那艘,画舫般精致。

  驾驶员日复一日地走着同一条路线,像公交车驾驶员一辈子走着同一条线路一样,早已对路况烂熟于心,于是,驾驶员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还会介绍些沿途风景点。心情好的时候,驾驶员还会讲一些荤荤素素的笑话,哼几声田园歌谣,此时,游客们的一阵阵笑声就是送给他的一份份奖赏。

  湿地公园与玉环湖接壤的四面八方,墩岛棋布,墩岛四周尽是自然天成的河沟港汊,游船稳稳地在迷宫般的芦苇丛中缓缓行、轻轻走,犁碎一湖珠玉,也惊飞了一行行白鹭。此时,头上天空辽阔,翻飞的鸥鸟像忠于职守的护航使者,一路载歌载舞;眼前湖水湛蓝,有游鱼时不时跃出水面,体操运动员似的来一个漂亮的360度大转身。间或,因了游船冲出芦苇丛,冲向玉环湖边沿的匆匆一瞥,满仓游客为之惊艳。微风从湖面上掠过,若漂洗过滤了一样,坐船的游客,顿时便有了“六月坐在舟篷下,朝中宰相不如我 ”的悠然自在,脸上也就平添了酒至微醺时不知今夕何年的朦胧醉意。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如此光景,不要说城里人流连忘返,就连一辈子“听惯了渔工的号子,见惯了船上的白帆”的海边人也兴冲冲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难怪当年朱自清、俞平伯等一干民国时期的顶级文人,在桨声灯影里搭乘游船游玩了南京秦淮河以后,会留下那么多脍炙人口的同题名篇!

  上得岸来,有人建议去“农家田园果蔬区”分享“农家乐”,体验“采摘游”。也有人建议去“湖畔小屋休憩区”歇歇脚,坐一坐。

  后者的建议似乎更有说服力,理由是:或徒步、或乘车、或坐船的湿地公园一日游,马不停蹄的穿越感很强,可农家小屋是凝固的风景,也不乏动静结合、相得益彰的新鲜感。

  是的,湿地公园就像铺展在大地上的一幅画,它亮点纷呈,景色宜人,其主要优势有两点:一是多,二是大。唯其多,才有春花秋月绿肥红瘦;只有大,方显天地大美气象万千。其实,横看成岭侧成峰,铺展在湿地公园里的大地之画,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审美感受;又其实,风光不与四时同,一年三百六十天,在湿地公园,一天有一天的风景。

  惟其如此,玉环漩门湾国家湿地公园才有它与众不同的诱人魅力。

  方贵川/文

  陈建伟 李瑾绘/摄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社会新闻
   第04版:专题·视界
   第05版:专题·听潮
   第06版:专题·人文
   第07版:专题·视点
   第08版:广告
湿地画展
今日玉环专题·人文06湿地画展 2019-10-09 2 2019年10月09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