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专题·视点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浙江高考作文阅卷随感
~~~——2019年浙江高考作文阅卷随感
2019年10月09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注情境 注重思辨
——2019年浙江高考作文阅卷随感
  笔者有幸深度参与了浙江省2019年高考作文阅卷,其中的刀光剑影、高歌悲吟依然历历在目,惊悸思考颇多,受益颇多,今汇小文,立此存照。

  文题呈现:

  24.阅读下面文字,根据要求作文。

  有一种观点认为:作家写作时心里要装着读者,多倾听读者的呼声。

  另一种看法是:作家写作时应该坚持自己的想法,不为读者所左右。

  假如你是创造生活的“作家”,你的生活就成了一部“作品”,那么你将如何对待你的“读者”?

  根据材料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看法。

  【注意】①角度自选,立意自定,题目自拟。②明确文体,不得写成诗歌。③不得少于800字。④不得抄袭、套作。

  今年的浙江省高考作文题是一道情境性任务型写作题。通过创设思维情境,突出理性思辨,引导类比联想,层层遮蔽,步步导引,让学生通过细致分析,严密推理,理解并达成思维和思想考查的目的。第一部分所说的作家与读者的关系,是文学范畴的问题,第二部分如何积极处理自我与他人关系,是人生范畴的问题。考生可在具体的写作中,深入探究生活的本质:个人如何去创造生活,如何实现人生价值的最大化,如何面对“读者”的评价等,展现自己的思辨能力和人文积淀。这样的作文题对考生的阅读宽度、表达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于新课标的实施和新课改的推行,起到了很好的导向作用。

  从阅卷情况来看,呈现三大亮点:

  一是考生对题意有较深刻的认知。部分考生审题时注意立足情境,整体把握材料,厘清三则材料之间的关系,明确“读者”这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如果我们是创造生活的作家,我们的生活是我们的作品,那么我们的读者是谁呢?是父母、是老师、是朋友,更是自然、是天地、是宇宙……如有考生写到:父母会阅读我们的前半生,却很难读到我们的后半生;伴侣、孩子会阅读我们的后半生,却很难了解我们的前半生。生活之书很少能有读者读全。也有部分考生关注情境,把三个材料当成一个适当的写作支架,有文学过渡到人生,较准确地把握了题意。如有考生写到:人生如作品,装着读者意味着以他人看法为标准,坚持自己意味着以自我创造为基点。后者要求独立,前者倾向依赖,两种观点实质是指向我们想成为何种人。作品的精妙在于其原创性和独特性,人生的精彩也便是自我完成的特异性。因此,我想说的是,我们应该聆听而非固守,坚持而非封闭,接纳多元,活出自我。

  二是考生对素材有较丰富的积累。部分考生侧重论述,在说理的同时强调论据的陌生化和论据表述的的精炼与情味,出现了萨特、加缪、作家李娟、奥数天才付云皓、广东杀鱼弟、歌唱家伊迪斯、舞蹈家许芳宜、庞勒笔下的乌合之众等;部分考生回归教材,提炼课内素材的特质,深化课内素材的内涵,如范仲淹、孔子、廉颇、莫泊桑、项羽、刘邦、伍尔芙、曹雪芹、唐太宗、魏征等,有考生写道:“项羽不可谓不骁勇善战,却孤介自守,落得个乌江自刎;刘邦则反之,虽出身草莽,终称霸天下,他将一句‘为之奈何’整日挂在嘴上,听得进良言,方坐得住龙椅,著得成好书”;部分考生擅长典例铺排,讲究笔墨的克制,追求例子一个不能多,必须恰到好处;论述一句不能多,必须有的放矢。有考生写道:“曹雪芹写《红楼梦》意在伤怀往日,伍尔芙《到灯塔去》也非为了取悦读者,而是摆脱精神桎梏,很大一部分作家的创作初衷并非赚取稿费、赢得名声,而是寻找精神的寄托、心灵的慰藉。”

  三是考生对语篇有较清晰的建构。写作和思维密切相关,写作就是要考查学生的思维能力,就是要具备善思辨、能推理、有理据、 善质疑的能力。今年浙江高考作文题中“如何对待”“怎样看法”就指向思辨。如何思辨?在写作过程中,对语篇进行清晰的建构,显得尤为重要,如有部分考生用了分分合合的思路,“我将坚守本心,聆听我的读者……但是,坚守本心,并不意味着……然而,一味沉浸自己的想法,会使自己陷入思维定势的缧绁,此时不妨倾听读者……坚守本心,聆听呼声。”部分考生在此基础上更进一层,“倾听他人,坚持自我……倾听他人呼声……不倾听他人呼声……坚持自我……假如王国维不坚持自我……坚持自我,倾听他人,巨人成为巨人。”在阅卷过程中发现不少考生有分析论证,但基本在同一平面上滑行,论证缺少层次,说理不透彻;也有不少考生有阐述道理,但逻辑混乱。考生如果一看到考题,觉得想说的很多,不整理自己的思绪,也很容易写出乱蓬蓬思维混乱甚至自相矛盾的平庸作品。因此,我们在作文备考过程中要对学生进行基本的语篇清晰建构的训练,是非常必要的。

  但也有部分考生未能交出满意的答卷,梳理了一下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问题:

  一是关于审题。今年作文阅卷大组给出评分标准中对审题的解读如下:今年浙江省高考作文题通过作家与读者之关系的比喻,让考生讨论主体与他者的关系。题目中的三句话,呈现出两个可展开论述的层次:第一层是讨论文学创作中作家与读者的关系,第二层是由此引申出的生活中主体与他者的关系。由于出题者把题目的前两句话说得比较正式,第三句话则用“假如”一词推出,语气上稍弱了一些,有一些考生可能会疏忽第三句话,而把题目理解成要求考生解读作家与读者双向关系,而第三句话导向的主体与他者的关系的论题,也容易让部分考生联想到诸如“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坚守”等等练习过的作文题,而不对前后两个层次作完整观照。因此,在审题上,与准确理解题意的作文相比,那些只关注第一层面或者只关注第二层面的作文,还是应该区别对待,但也不能判定为离题作文。

  审题上有个厘定,这十分必要,当然由于种种原因,今年作文在立意方面标准下降,对审题的要求有所放松。可是,由于材料采用了多元思辨和显隐、实虚转换等命题技术,就加大了考生审题的难度,仍有不少偏题的立意出现。部分考生未整体把握材料,认同“倾听”说,或赞同“坚持”说,两者均只涉及一面,思辨的角度太窄,如《炫出自我,方为大作》等,这就片面强调了材料中的“另一种看法”;部分考生忽略了“作家”“作品”“读者”的隐含义,未联系人生,如《读者不是上帝》等;部分考生则整体把握材料,综合两者的看法,辩证思考,立意深远,格局阔大,具有较强的思辨性,如《建议书扉页,真我写华章》《人生是书,我执笔墨》《著生活之书,纳他人之谏》等。但总觉得材料的关键应该是“主体与他者的关系”,那么照理来说,只要触及这一核心就应该是十分切题的,可是评卷要求要一、二两层面都涉及是为最佳,以致于在批卷的过程中不少的记叙类的文章,没能点出“作品与读者”,还是被生生地打低了分。

  二是关于取材。在阅卷过程中,部分考生受去年浙江精神的影响,备考关注热点事件、人物的积累。2019年是个特殊的年份,“五四”精神、建国70周年、5G时代、人工智能、全球变暖、“华为芯”“四川凉山救火英雄”“港珠澳大桥”等等因此被大量大段引用,一些热点人物任正非、沈巍、马云、马化腾、刘慈欣、屠呦呦、莫言、林鸣等“出镜率”极高,甚至陈旧老套如爱迪生、牛顿、居里夫人、刘伟、陶渊明等名人事例也频频出现。作文素材的背后是人,是人的文化积淀和生活积淀,材料的缺失是阅读的缺失。好的作文题就应该让阅读素养高的学生有高分,这对将来也是一个导向。还有部分考生以叙代议,用几个素材支撑文章的主题段落,造成文体不清;部分考生没有挖掘出材料的深刻内涵,观点与材料缺乏内在的深刻联系;更有部分考生没有借材料过渡到表达自己,从而造成偏题;部分考生表述材料时会加上这么一句:曾听说这样一个故事……这无形中削弱了材料论证的力量。

  三是关于套作。2019年命题不像2018年直接考查对热点事件的看法,而是设置特殊的情境来考查,这样一来,2018年高考作文题以及阅卷工作对今年作文教学的导向性作用十分明显。部分考生深受去年“浙江精神”的影响,在考题与平时训练的时代主题之间架起桥梁,如出现了“青春”“中国梦”“责任与担当”“不忘初心”“坚守”等“宏大叙事”;再则,由于今年作文题与2015年的“文章和人品”、2017年的“人生三本书”看似有交集,部分考生不明就里,让这些已成为独特标签的历年高考中醒目关键词频现在作文中,难免沦为套作,因为有“作家”“作品”“读者”,甚至引发的是扭捏作态的“文艺腔”和不问场合与目的的“伪写作”;也有部分考生抱着苦练表达技艺和山寨本领,企图以假乱真,让阅卷者真假难辨,能蒙混个高分万事大吉的侥幸心理;更有部分教师平时的写作训练中缺少“情境意识”“读者意识”,模式化的训练导致今年考场上套作大量出现。拒绝伪作文,倡导真实写作,是今年的作文阅卷的明确导向。

  对2020年备考的启示:

  一、强化阅读训练,提高审题能力。审题能力的实质是阅读能力,也是一种理解能力。语文学科,有很强的综合性,它考的是积累,是语感,是鉴赏和分析综合能力。语文审题能力的提升,需要长时间的阅读积累。作业成堆,阅读必死,长期高品位阅读的缺失,部分考生对“读者”的内涵无法深刻理解。只有反复研读,会发现材料第一部分作家与读者之间的关系,只是一个引子而已。重点部分则是让学生思考个人和他人之间的关系。把重点落在“那么你将如何对待你的读者”上,写出的作文,才可能有深度、广度和锐度。因此,在我们平时的教学中,少一些功利主义,多一些涵养意识,多一些有思想深度、思辨色彩的阅读,要无限相信阅读的力量,以提高审题读题的能力。

  二、强化思维训练,提高论证能力。高考作文阅卷专家余岱宗说,议论文不是论点文,也不是论据文,而是论证文。议论文要深刻,就要有议论的层次性。浙大教授陶然也说,思考要有层次性,怎么来写,从哪些方面写,这体现了一个人的逻辑能力。永远不要只从一个角度来写,不管什么都要分解为一个话题之下的几个角度,几个层面;而且这几个层面不是平面展开的,而是呈圆形扇面展开,构成一个立体结构。说理是论述文的核心,分析论证是说理的核心。如何体现分析论证的有序、深刻?方法一:审材析据,多向思辨。由实而虚,层层深入。实指向个人、群体、社会等,虚指向精神气质、普世价值文化觉醒、文化传承等。方法二:反向审视,批驳论辩。方法三:辨析概念,澄清误区。有一个常识需要表明,不是所有说理性的文章都必须概念厘定,而是对具有多义性并有可能导致双方意见分歧,对表明己方立场、观点、理由起决定作用并能帮助对方理解的概念才需要厘定。

  三、强化日常积累,提高人文内涵。高考备考的素材积累不是简单的记忆,考生在准备素材的时候,不应该到处撒网,而应该就自己已知的,学到过的,用到过的素材进行深入挖掘,挖掘这些素材可以使用的多种角度,精细内化提炼特质以备随时调用。如史铁生:他的身体沉寂了,但他的灵魂站了起来。由他睿智、深邃思想构成的双腿,带他在幽暗的深渊中奔跑。他扶轮问路,向死而生,叩问心魂的来路与去向。他让我们明白,即使生命如西西弗斯般痛苦与悲壮,也要在抗争中显现全部意义。在《病隙碎笔》《命若琴弦》中,他以厚重的思考为我们背负了“生与死”的沉重答案,而我们则毫无成本地享受了他的成果。

  四、强化写作训练,拒绝宿构套作。只有符合作文要求的情境语言,才能准确扣题,而不被视为套作宿构。近年来,高考命题中有两种表现形式:一是考生自己,一是要求中所设置的身份。如“你的看法”“你有怎样的思考或感触”,题干中“你”限定了论述的角色定位,文章写作时应采用第一人称“我”,与命题者(阅卷者)隔空对话,展现“你”的思考和体悟;那么,在文章中要求突出“自我”“真我”。在写作中,不要装腔作势,力戒假、大、空,要有真情实感。强调真实写作,反感套作。作文指向真实生活学习中的写作,考查学生真实的写作技能。

  诚如朱伯石教授所言,好文章的创作应该是“一个感知、内孕、外化三级飞跃的过程”,我想这也应该是2020年浙江高考作文备考中所有老师指导和考生训练的方向。

  玉环中学  苏素/文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社会新闻
   第04版:专题·视界
   第05版:专题·听潮
   第06版:专题·人文
   第07版:专题·视点
   第08版:广告
关注情境 注重思辨
广告
今日玉环专题·视点07关注情境 注重思辨 2019-10-09 2 2019年10月09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