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专题·听潮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蜂 之战
  □李政国

  五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天,那时我只有七岁,有一次我和三哥在家门口一起玩耍时,看见屋檐下的十几只蜂飞来飞去。我们家乡人称这种蜂为“虎头蜂”,它体型大,身上有黄色和黑色相隔的斑纹,尾部有一根毒刺,如果让它蛰一下你的脸部,十分钟内,脸就会肿得让熟人也认不出你是谁。片刻后,有七八只虎头蜂在我身边转圈圈,我三哥担心我被蜂蛰,急忙拿来扫把驱赶着它们,结果打死了两只。时过一两分钟,几十只虎头蜂从四面八方聚集到我们的头部上方,像战斗机似地轮番俯冲攻击我们。我三哥右手挥动扫把,左手搂着我的头部紧贴在他的胸前,边打边喊着:“爸爸!爸爸!快来啊!”我爸闻讯赶到接过扫把,催我们立即进屋,虎头蜂紧追不舍,跟着冲进了屋里,我爸意识到事态严重,赶快关紧所有的门和窗户,可屋外的虎头蜂是越来越多。

  那时侯我们住的是乡下山边的老房子,密封性很差。发疯似的虎头蜂想进入屋内攻击我们,有的从门缝处挤进来,有的从门槛底下钻了进来,我三哥拿起扫把扑打着它们,我爸找来衣布堵着门的缝隙。此时屋内大约有十几只的虎头蜂,不停地在我们头上盘旋,时而向我们发起攻击,我三哥左手抓起自己背后的衣服,连声对着我喊:“快!快!把头部和手伸进来!”右手挥动着扫把驱赶来攻击的虎头蜂。我头部和手臂躲进了三哥的衣服内,脸部和他背上的汗水粘贴在一起,两只手紧紧地抱着他的腹部,刚抱上,三哥身体突然往下一缩,两脚直跺地说:“肚脐不能摸啊!”喔!我忘了,三哥的肚脐是“禁区”从来不让人碰摸的。我双手立即往下一移,抓着他的裤带,眯着眼睛跟着团团转。三哥突然又发出“啊!”的一声,原来,他的手已被虎头蜂深深地蛰了一下。此时,我妈手上拿着一条床单从屋外赶来,随着我妈一进门,又有一批虎头蜂跟着涌了进来。在短时间内,屋外不知从哪里飞来了近千只的虎头蜂,轮番攻击着我们的门和窗户。顿时,玻璃窗外像黑云般地压着一波又一波的虎头蜂,有欲破窗而入之势地冲撞着玻璃,同时屋内的亮度也渐渐地暗了下来。

  当时,除了屋内头上的嗡嗡声外,屋外还有阵阵的虎头蜂冲撞玻璃的叮叮当当响,吓得我抱着妈妈的大腿哇哇地哭。我妈用左手紧抓着包着我哥俩的床单,右手拿着衣服左右扑打着屋内的虎头蜂。我爸拿起扫把边驱赶边说:“不要怕!头部包着,手臂不要露在外边,我们坚持不要开门,不怕它们不退去。”大约对峙了半个多小时,屋内慢慢地安静了下来,屋外的蜂群也渐渐地退去。

  当我们刚松了一口气时,我爸突然想起刚才我三哥手被虎头蜂蛰过,叫我妈立刻解开包着我们兄弟俩的床单。我妈一解开床单,“哎呦”地一声,她手颤抖地抚摸着肿得像黑面包似的三哥的手背,心疼得说话都有点梗咽。我爸急忙找来一个陶罐,催我:“四仔,快!快拉尿啊!”搞得我紧张地哭了起来,越是紧张越拉不出尿来。那时侯我们村里没有医生,碰到这种情况,经常会用小孩的尿液作消毒。

  平静下来后,四个人面面相觑,愣愣地坐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我爸打开门,一脚刚迈出门外,还没有踩到地面又突然收了回来,我们被门外的一幕惊呆了,原来,地上铺满了一大片因冲撞门窗而死亡的虎头蜂。

  我爸凝视着这密密麻麻的地面,静静地站在那里几十秒没有说话,三哥要出去踩它,让我妈给拉着说:“不要再去踩它们。”我妈拿来扫把和畚斗,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扫进了畚斗里,我爸拿着一把锄头和我们一起到了后门,在地里挖了一个坑,准备把它们埋掉。我三哥说:“爸爸,为什么要对它们这么客气啊?”我爸说:“它们也是有生命有思想的,假如事先我们没有打死它们那两只同伴,也不会有后来发生的事。任何有生命有思想的物种,它们都有自我捍卫的意识,谁侵犯了它,它就有反击或报复的可能。”我爸继续讲述着人类和动物共同生活在这同一片天地之间,享有共有的时间与空间 ,应和动物保持一定的距离,互不侵犯,更不能无辜伤害甚至杀害它们的一些道理。听了爸爸这段话后,我和三哥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同时动手捧起沙土帮忙了起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3版:社会新闻
   第04版:乡镇风采
   第05版:专题·人文
   第06版:专题·视角
   第07版:专题·听潮
   第08版:广告
人蜂 之战
与乐同行
今日玉环专题·听潮07人蜂 之战 2020-07-31 2 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