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专题·听潮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与乐同行
  □蒋慧君

  父亲节那天,在朋友圈发了篇怀念父亲的文章。有朋友留言,老爷子多才多艺,你们姐弟可都遗传了他的优点。

  朋友的话令我汗颜,父亲擅长的京胡、二胡,我们硬是没能传承下来。记得儿时,父亲曾手把手地教过“哆来咪发唆拉西”这七个基础音的指法,我们也拉锯般地学过旋律比较简单的曲子,但终因父亲工作忙碌以及我们的懈怠而搁置。但要论起乐感,细想之下,姐弟四人似乎真有那么点天分,对于音乐节奏、旋律以及听觉音准等方面相对比较灵敏。

  遥想当年,在父亲或激昂或悠扬的琴声中,在日复一日的耳濡目染之下,姐姐不可抑制地喜欢上了戏曲,那韵味醇厚、婉转流畅的越剧唱腔令她痴迷,曾一度想外出学戏。或许是缘分使然,多年后,姐姐的潜能终于得到发挥。在她自己的领域里,吟诵时节奏分明,击鼓时精准到位,曾创造出独具个人特色的打击乐。鲜少开嗓的哥哥,虽说不怎么懂得乐理和技巧,可一旦唱起歌来,也是五音皆全,每一句都在曲调上。而弟弟呢,小时候就数他声线最高,在家庭大合唱中直接把我们秒成了和声。上大学后,弟弟在唱、跳、弹方面表现尤为突出。直至今日,唱歌仍是他业余生活中的一大爱好。

  身为老文青的后代,对于音乐,我有着与生俱来的喜好。无论在卡带时代、CD时代,还是数字音乐时代,总能找到自己喜欢的音乐风格和自己喜爱的男女歌手。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紧跟时尚潮流的姐夫先人一步,买了台在当时看来特别稀罕的收录机,让我艳羡不已,一有空便往姐姐家跑,成了那台机子的忠实粉。在那一排形似琴键的按键上,有我层层叠加的指印。放入磁带按下播放键,邓丽君那天籁般婉转动人的歌声便从两侧的喇叭中传送出来,听得人如痴如醉,欲罢不能。在流行主旋律歌曲的当年,乍一听到这种颠覆传统的演唱方式,所带来的听觉冲击力,绝不亚于十级风暴。

  到了90年代中期,随着港台流行音乐和国内本土流行音乐的兴起,卡拉OK歌厅应运而生,K歌成为当时年轻人最时髦的消遣方式之一。在我大麦屿老家边上,就开了一家歌厅。这对于喜欢唱歌的我来说,有着极致的诱惑力。于是选了个时间,约上家人朋友一同前往,体验最初的“灯红酒绿”。陈慧娴的《飘雪》,是我在歌厅里唱的第一首歌,至今仍记忆犹新。在经历了清唱、风琴、胡琴伴奏的当年,突然拥有与歌手同样规格的专业伴奏,那份惊喜与激动,让人恍若梦中。有段时间特别流行家庭影院,于是置办了一套家庭卡拉OK音响系统,购买的港台歌手专辑碟片,塞满了几个大抽屉,可算过了把K歌瘾。

  后来,量贩式KTV遍地开花,音响设备不断升级,话筒音质越来越好,唱歌便越发成了享受。每每K歌,总喜欢点唱曲调舒缓的抒情歌,间或夹杂几首嗨歌劲曲来烘托一下氛围。经常在散场时,电脑歌单上仍密密层层地排列着几十首待唱歌曲,让同伴笑话不已。兴之所至,还会在手机APP中K歌,以此来舒缓身心,调剂心情。

  一直以来,对纯音乐有迷之深爱,不论是古风还是现代,国内还是国外。徜徉在音乐的国度里,任思绪随音符驰骋遨游。曾有段时间,迷上了日本音乐人久石让和吉田洁的作品。尤其是久石让的《天空之城》,动人心弦的音律,凄美中弥漫着淡淡的忧伤。让人专注聆听的同时,眼中不自觉地蓄起一层水雾。吉田洁的《遥远的旅途》,让我一听十多年。整首曲子大气旷远,幽深苍茫。尤其在高潮部分,如果配以古代宫廷惊鸿舞,那该有怎样震撼的视听效果。而闻名全球的班得瑞轻音乐,也是我曲库中的珍藏。轻柔唯美,简单流畅,散发着自然清新的味道,有着一尘不染的纯净,岁月静好的安然。当纯音乐在车厢中回荡时,那串串音符便明媚了整个心房,就连驾车时机械的踩刹动作,手握方向盘的姿态角度,都被赋予了别样的韵味和美感。前段时间,被古装仙侠剧《陈情令》中的原生音乐《醉梦》所吸引。琴笛交融之间,有着尘埃落定后的释怀和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欣喜,听得人百转千回,如痴如醉。

  今年6月19日,在玉环湖绿道广场举办的玉环湖夜游节启幕的当晚,随着背景音乐《Victory》响起,上百架无人机徐徐升空,以聚散、悬停、漂移的操作模式,在夜空中秀成极具梦幻的文字和图案。那热血激昂的乐曲从地表上渐次升腾至玉环湖上空,犹如涟漪般往四周扩散。强劲有力的鼓点,蕴含着不屈的力量和必胜的信念,一下又一下,重重地击在我的心坎上。彼时,一切嘈杂仿佛静止,唯有音乐浸润全身。我无法看到当下的自己,脸上有着怎样的痴迷,只觉得周边的粼粼湖水,岸上的人造极光,湖边的花花草草,仿佛汲取了满满的音乐养分。否则眼前的这方天地,何以如仙境般美好?

  在最近播出的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中,女明星们把RAP演绎得又酷又炸,又飒又燃,让人挪不开视线,越听越上瘾。记得首次听到加入RAP的歌曲,是周杰伦那首《双截棍》,“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习武之人切记仁者无敌,是谁在练太极风生水起……”这种节奏快速、歌词押韵的说唱形式,当年听得我满脸问号。What!原来歌还可以这么唱?代沟,来得猝不及防。只是任谁也没能想到,我会从最初的绝对抗拒,到逐渐接受直至现在的爱上,这过程极具戏剧化。于是心中感叹,岁月在改变一个人的同时,还能改变一个人的品味与喜好。扪心自问,一向节奏控的我,喜欢的应该是RAP的律动感吧?

  想唱就唱,乘风破浪。女儿说,你也应该向乘风破浪中的小姐姐们学习,无惧年龄,敢于突破,可以尝试一下RAP嘛。只是,身为一名业余的歌唱爱好者,想要解锁RAP这项新技能可不是件容易事,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把说唱变成朗诵,念出“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那样魔性的效果来,但真的可以将其作为一项自我挑战来攻克。

  曾看过这样一段话,“无论是谁,我们都曾经或正在经历各自的人生至暗时刻。即便你再努力克制,有时也会在瞬间被无助和心酸所淹没。”或许,岁月红尘,不全是繁花似锦。人生路上,难免遭遇波折坎坷。而音乐,无疑是注入生活中的那束强光。相信有了音乐的加持,便足以化解人世间的风霜雨雪,让人有了勇往直前的强大力量。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3版:社会新闻
   第04版:乡镇风采
   第05版:专题·人文
   第06版:专题·视角
   第07版:专题·听潮
   第08版:广告
人蜂 之战
与乐同行
今日玉环专题·听潮07与乐同行 2020-07-31 2 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