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专题·听潮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
~~~
~~~
2020年10月16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海山梦寄

  □李为杰

  在乐清与玉环之间,隔着一条狭长的乐清湾。在乐清湾上,有一座山岛犹如一块菱形的玉佩,镶嵌于碧波汪洋之间,绿意幽然而恬静寂然;它又仿佛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枕着涛涛海浪,听着阵阵海风,在乐清湾的孕育爱抚中茁壮成长,在新时代的发展浪潮中蓬勃而出,正在开始美丽蝶变、阔步前行。它,就是海山岛,一座令人曾经两相遥望而如今梦里希冀的地方。

  在儿时记忆里,父亲曾说他以前在一个叫茅埏的地方为当地渔民建过房子并住了一段日子,因为那里交通不便,需要船只摆渡过去。那时,甚至于工作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我还不知道茅埏就是海山的本岛,而且后来才知道,海山另有茅坦、横床和大青三个小岛组成。后来,读小学的时候,学校组织到小青岛春游,我与老师、同学爬上了小青的一处小崖坡。站在崖坡上,只见潮水汹涌,拍击礁岩,浪花飞溅,响声绕耳。一根硕大的缰绳在浊浪里时而浮沉、时而绷直,一头紧系海滩上的一个大木桩,一头延伸至远方的一座耸立的苍茫山岛,一条载有几个渔民的小船正顺着缰绳在浪涛里缓缓渡海而行,渐行渐远、愈远愈小,最后成了大海里飘浮的一片黑影。当地人介绍,对面就是大青岛,岛的那边就是海山。其实,这时的我仅记住了大青与小青的两两相望,而对于海山依旧没有多少印象。同时,我也略微知晓了大青岛有个纪念碑,在革命年代曾经有过光辉的战斗历程。可以说,知道海山,我是从粗识大青开始的,这种懵懵懂懂的认识逐渐嵌入我的小学记忆,在以后的日子里不断催我去走进海山。

  时光流逝,沧海桑田。那一年,在漩门湾和乐清湾之间,在小青与芦浦分水山之间,一条蜿蜒绵长如巨龙的海塘大坝筑成,随之,漩门湾湿地公园的生态美景壮阔铺展。于是,在许多个日子里,在煦阳高照、海风拂面、晚霞残红的绝美风景里,我常常走上塘坝,用相机记录海山、大青的那片海、那片景。犹记那个秋天的落日时分,海风萧萧、苇草瑟瑟、烟波浩浩、孤船孑孑,真是:落日余晖秋寒凛,海山残红黛群礁。海山依然如在我梦里,我只能远远遥望,而没能只身走进,感受海与山、人与海的相生相融。后来,其间因为工作关系,也曾从芦浦和箬笠礁的码头乘船前往海山几次,有一次也走上横床,感受了一下当地浓浓的乐清乡音和民俗;我也曾走上大青岛,去瞻仰乐清湾海上游击根据地纪念碑,去感受海边渔家之纯朴、革命年代之忠诚、美丽乡村之新貌。但在海山本岛始终是匆匆一瞥,只是码头到乡政府这一段短短的距离,未得见其全貌。

  再后来,乐清湾大桥飞架玉环、乐清两地,海山成为连接两岸的中间枢纽,玉环从此告别无高速时代,海山人从此告别乘船来回的渡海时代。为了能更好地一睹海山全貌,我好几次在睛光艳阳、烟雨迷蒙里登上芦浦百丈岩顶,看矫龙伏卧海湾,观海山云雾缥缈。这是一幅怎样的水墨山色海图呢?雾色轻绕礁岩,朦胧仿佛仙境笼薄烟,岛上山间轻雾如柔纱般静静地诗意流淌,钻过层层荫翳的绿树,勾勒出一道轻盈的梦幻。海山,就这样氤氲在海的环抱里,隐没在雾的飘散里,滋润在诗的意境里。

  我也曾在大桥通达后的一个傍晚,有缘在海山的海边捕捉到那片瞬间摄人心动的晚霞,至今叫人难忘。记得那天正与朋友一道出差回来,开车经过乐清南塘时,夕阳西沉,天空一道幻彩骤起,即将布满那团浮云上方。“好天光。火烧云要来了,我们快从海山下高速,拍一张晚霞大片。”我一边催着朋友,一边拿起随车带的相机。就在车子停下的那一刻,我快速打开车门,将相机随手架在了朋友的车顶上,拍下了一张迄今为止最为心动的醉夕阳。那天,我在微信朋友圈留下了这段文字:遇见最美是一份天缘。当晚霞映红乐清湾,一片弧光幻影以惊艳的姿态燃爆这个近暮时分。那是一种夺人心魄、摄人心魂的艳美。其实,这是与老天的一次天缘,也是与海山的一次地缘。正因为有了与海山的这份缘,我才没错失最美的瞬间。

  我真正走进并几乎走遍海山本岛是在今年的国庆假期。出于走遍全岛的冲动,更是为了完成“识得庐山真面目”的心愿,我先后两次走进海山岛。在南滩村的海塘斗闸边,一位老渔民向我娓娓讲述了岛上一天开闸发电两次、海水养殖一天换水两次的事,让我对岛上渔民的生活作业有了更深的了解;在这里,我看到了如同一排排灌木的红树林,在潮涨潮落间时隐时现,像是一列列绿色的海洋洁净卫士,捍卫着海洋的“心肺”;在这里,我看到了苇草青青、白鹭翩飞、海色幽蓝、大桥垂影、山岛相映的海岛美景,一片祥和、一片宁静、一片生机。在这里,一位事业成功的老海山人向我讲述了曾有南明时郑成功一部将在岛上山岗筑城寨,扼守要隘且至今仍留有宝剑一把的历史故事,可惜我没及时去找到那个地方,从而没能一寻究竟。

  在穿行海山岛公路中,我也品尝了海山“网红粽子”的真实味道。这是海山乡的一间小店,店铺不大,由一位70岁左右的阿婆经营,最拿手、畅销的小吃是白米粽、豆粽,却没有肉粽。她说大桥未通前就在做了,现在更是生意红火,很多人慕名前来购买,往往刚蒸好一大盆粽子,没过多久就会脱销。我撕开一小片棕叶,张口就吃,那糯糯的粽米在舌尖的味蕾上泛起淡淡的米香,粘稠但不生腻,绵柔而不生硬,的确可为吃货们的不二选择。我称之为“网红”,因为这是海山让我觉得很有味的地方,这是食之味。海山还有让人流连忘返的海鲜,那是独特的海之味。当然,那位老海山人也请了我们一餐丰盛的饭菜,这是海边人好客的性格,那是别样的人之味。

  潮起潮落,云卷云舒。我曾经的探寻之旅,在时光飞逝中渐渐走过,但似乎还未抵达最终希冀的地方,我相信有一天终能睹见真容真颜。海山,就是这样一个可以让我一次次走进却又无法一次次略尽的地方。

  海山,海与山的对语,正述说着昨日的过往,畅想着明天的辉煌。海山,人与海的牵绊,正抒发着搏击沧海的壮志豪情,谱写美丽诗篇。

  寻梦海山,梦寄海山。海山,这块乐清湾里的晶莹润玉,已成为我心中一帘浮浮浅浅的幽梦,在心头萦绕,在梦里寻觅,期待有一天能够更加琢玉成华、光彩夺目。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社会新闻
   第04版:乡镇风采
   第05版:专题·美丽乡村
   第06版:专题·听潮
   第07版:专题·休闲
   第08版:广告
海山梦寄
会飞
今日玉环专题·听潮06海山梦寄 2020-10-16 2 2020年10月16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