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专题·听潮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
~~~
~~~
2020年10月16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会飞

  □潘玉毅

  这个世界,老鹰会飞,白鹤会飞,蝴蝶会飞,鸣蝉也会飞。如果将这些“飞行者”归个类,分析其共性的话,至少包含两个特点:第一,会飞的都是活物;第二,这活物还需要一对翅膀。不过,你若是生活的有心人,当可发现会飞的其实并不只有这些。

  金秋时节,桂花长在树上,树长在泥土里,你都还没有靠近,花的香气已经潜入你的鼻孔里来了。这花香分明不是活物,也没有翅膀,但它却能飞过高高矮矮、大小不一的障碍物,来到人的近前。若你在房间里,感受到的是暗香盈室;若你走在路上,感受到的则是衣袂生香。此时,你便明白了,原来香气也是会飞的。

  同样会飞的还有旋律。无论是一个钢琴家在屋里弹奏钢琴,还是一个流浪人在街头拉二胡,又或是一个小孩子在山野间唱歌,你从边上经过时,旋律就会飞入你的耳朵。时而悠扬、时而忧伤、时而欢快、时而迷茫,就好像忽然跑过一个人,拉起你的心绪渐渐走远。

  相较于花香与旋律的不可捉摸,风的飞行则要醒目得多。远处有树在动,风就在树梢;近处湖面起了涟漪,风就在水里;当你的衣角被轻轻吹起,它又到了你的身边。风过之处,还常常伴有其他事物。众所周知,风和雨一对好伙伴,经常一同出没,斜风细雨,雨斜了,便是风斜了。通过它的形态,我们能看到风飞行的轨迹。

  这轨迹里,没有翅膀扑腾的痕迹,可“飞”的感觉是那么明显。与之相似的还有时间。时间奔去如飞,倏忽之间,便从人的眼前掠过,任你再怎么追赶都难以望其项背。可时过境迁之后,我们回望从前,却能清晰地看到它飞过的痕迹——一棵树,叶芽儿抽出又掉落,枝条茁壮又枯萎;一个人,头发密了又稀了,由黑变白,出生又老去。

  其实,会飞的又何止以上的这些呢?虫会飞,鱼会飞,炊烟会飞,乡愁也会飞。不信你且看1700多年前的张翰,当秋风起时,菰菜、莼羹、鲈鱼脍的味道飞入了他的脑海里,惹得他连官都不做了,匆匆跑去故乡重温味蕾的记忆。梦想也是这样,如果你不珍惜,它就会飞远,如果你努力,它也许就飞到你的跟前来了。

  或许,这世上许多的事物不是没有翅膀,而是它们的翅膀都隐了形,故而飞行时眼浅的我们都将之忽略了吧。于是,便有了诗人所说的“天空中没有鸟儿的痕迹,但它已经飞过”。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社会新闻
   第04版:乡镇风采
   第05版:专题·美丽乡村
   第06版:专题·听潮
   第07版:专题·休闲
   第08版:广告
海山梦寄
会飞
今日玉环专题·听潮06会飞 2020-10-16 2 2020年10月16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