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专题·乡贤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11月20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卓文松与他的大桥情缘
卓文松(左二)在大学期间组建的工管系男排
卓文松参与建设的澳门西湾大桥

  坎门乡贤卓文松,1971年出生于坎门里澳,高中就读于坎门中学,1989-1993年就读于北方交通大学工业管理工程专业,2004-2008年在南京林业大学进行在职研究生学习。具有高级经济师职称。

  1993年7月至今,一直在“建桥国家队”的中国中铁大桥局集团工作,先后参与了京九铁路孙口黄河大桥、芜湖长江大桥、浙江台州灵江桥、宁西铁路河南段、澳门西湾大桥、温福铁路浙江段、沪昆铁路湖南段、赣龙铁路江西段、福厦铁路的建设。

  现任中铁大桥局赣龙铁路GL-2标工程指挥部项目经理(正处级);沪昆客专湖南段项目部总经济师;新能源工程指挥部(大企业部)副指挥长(副部长)、总经济师;福厦铁路1标项目部总经济师。

  难忘学生时代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卓文松出生于坎门里澳的一个农民家庭。身为老党员的父亲虽然没读过书,但对卓文松的要求一向严格。“我父亲是个淳朴正直的人,他经常教导我要努力做事,踏实做人,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这对我之后的择业观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卓文松回忆道。

  学生时代的卓文松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上高中后,更是在理科方面崭露头角,在学校化学、物理竞赛中拿过第一、第二的好成绩,数学竞赛在台州地区获奖并代表台州地区参加了全国竞赛。“那时候因为理科成绩好,我的高考梦想是清华大学的技术类专业,可惜最后分数还是差了一些。”卓文松有些遗憾地说道。

  回忆起第一年高考,卓文松表示当时因为生病影响了发挥,最后成绩出来只够上大专,这让他深受打击。于是他毅然决定复读,而后经过一年的努力,第二年便考上了北方交通大学工业管理工程专业。

  虽然与梦想中的清华大学失之交臂,但在北方交通大学学习、生活的那段日子却成了卓文松如今最怀念的时光。“大学生活虽然忙碌但真的很充实。”卓文松感叹道。

  因为大学学的是管理专业,所以在学习理论知识的同时,卓文松也很注重自身综合管理能力的提升。在校期间,他在学校社团做过记者,办过杂志社,还管理过系里的简报,因为宣传工作做得好还被评为学校先进单位;因为爱好运动,他还组建了系排球队,自己担任领队兼教练,在学校的排球比赛中男队取得了亚军的好成绩;因为喜欢读书、买书,他还负责过学校书店的对外采购工作;此外,他还担任过校外国语协会会长,协会曾被评为学校三大优秀社团之一……“既要学习又要兼顾社团的工作,我经常是忙到深夜,宿舍楼都关门了,只能爬二楼的楼道窗户回寝室。”卓文松笑着说道。

  回忆起大学生活的点点滴滴,卓文松表示自己在这四年里收获颇多。在课堂上学到的专业知识和社团活动中锻炼出来的管理能力,也为他今后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与大桥结缘的27年

  卓文松的工作经历非常简单,1993年大学一毕业他就进入了中铁大桥局集团(原铁道部大桥工程局)工作,这一干就是27年。除了在机关工作的两年多,其余时间卓文松都不停奔波在建桥修路的项目上,全国各地来回跑更是他工作的常态。

  这20多年里,卓文松在九个省份和澳门特区工作过,先后参与了京九铁路孙口黄河大桥、芜湖长江大桥、浙江台州灵江桥、宁西铁路、澳门西湾大桥、温福铁路、沪昆铁路、赣龙铁路、福厦铁路的建设,并受到各方的好评。其中于2004年12月完工的澳门西湾大桥作为澳门回归五周年的献礼工程,在当时备受瞩目,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也出席了大桥落成典礼,并在时任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何厚铧的陪同下,为大桥纪念牌匾揭幕。“当时我作为该项目的领导班子成员在现场见到了胡锦涛主席,感觉很亲切,内心也非常激动。”卓文松笑着回忆道。

  铺桥修路的工作生涯中,令卓文松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刚到大桥局时参加的京九铁路孙口黄河大桥工程。“孙口黄河特大桥位于山东省梁山县和河南省台前县交界处的黄河上,是京九铁路的一部分。那时候刚大学毕业的我一下子从繁华的北京城到了这偏僻的农村,心理上还是有很大落差的。”卓文松告诉记者。

  那时候地处黄河边上,交通与通讯都十分不便,对外没有有线电话,打电话还要去无线电话机房,而且信号不稳定,通话还老是掉线。冬天的晚上去工地值班,凛冽的寒风刮在脸上就像刀割一样。居住的宿舍也比较简陋,一个房间,前面放办公桌后面摆张床,中间拉个布帘,冬天烧煤球炉还得防止中毒。虽然当时条件确实艰苦,但卓文松也感受到了苦中作乐的充实。“那时候我们驻扎在黄河边的营地是个能容纳一千多人的院子,就像个独立的村庄,有医院、派出所、露天球场、歌舞厅。出了院子就是芦苇荡和农田,有时候还会有小动物跑到我们房间里来。工作之余,我也会打打球、唱唱歌、跳跳舞、弹弹吉他,陶冶一下情操。尤其在黄河边弹吉他还别有一番情调呢。”这段特别的经历,卓文松如今回想起来仍然历历在目,恍若昨日。

  在第一个项目呆了两年,艰苦又纯粹的工作环境让初出茅庐的卓文松沉淀了下来,也更进一步地了解了大桥人身上所肩负的使命和担当。“修桥铺路是造福社会的好事,我们大桥人要吃得起苦也耐得住寂寞,才能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尤其现在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针对一些年轻干部的培养,我都要求他们尽量去工作环境差一点的地方历练一段时间,多吃点苦,今后才能更好地适应各种环境。”

  家乡是永远的根

  这些年,卓文松不是在工地,就是在赶往工地的路上,东奔西走,也领略了不少祖国的大好河山,但无论是波澜壮阔的江河,还是巍峨连绵的山川,在卓文松心中,最美的风景还是家乡坎门。“无论我走多远,身在何处,家乡永远是我的根,是我内心深处最牵挂的地方。”卓文松感慨道。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家乡独特的地理环境对卓文松的成长也带来了深刻的影响。“我们玉环有山有水,坎门又面朝大海,海的澎湃与山林的宁静,造就了我既有激情又能冷静思考的性格。”卓文松解释道。他常常会怀念小时候在海边玩耍和在山里看书的那段日子,所以现在回老家,他也会去东沙看看海,或去山上散散步,重拾童年时那段单纯美好的时光。

  “这几年回家,我发现坎门的环境越来越好了,文化气息也越来越浓厚,像修葺一新的东沙渔村、坎门后沙沙滩公园,还有我家附近的里澳公园,都建设得越来越漂亮了,我也深感欣慰。我还常常向我的同事朋友们宣传自己的家乡,也会带一些像鱼面、鱼肉羹之类的坎门特色小吃给他们尝尝,看到他们喜欢我也很开心。”卓文松有些自豪地说道。

  当然说起家乡最大的变化,卓文松觉得还是交通。“我记得以前去北京读书的时候,还得在杭州住上一晚,绕一大圈才能到达目的地。现在就方便多了,去温州坐飞机两个多小时就到北京了。尤其现在乐清湾大桥和沿海高速都开通了,出行更加便捷了,也进一步加快了玉环发展的步伐,相信未来的玉环会是一座更宜居更有活力的海滨城市。”

  而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大桥人,卓文松也希望有机会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发挥所长为家乡建设出一份力。“辽阔的祖国,万里河山,都是我们家乡,而坎门更是与我血脉相连的地方,为家乡做贡献我义不容辞,愿坎门的明天越来越好。”

  张思寒/文

  图片由卓文松提供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社会新闻
   第04版:乡镇风采
   第05版:专题·人文
   第06版:专题·乡贤
   第07版:专题·情感
   第08版:广告
卓文松与他的大桥情缘
今日玉环专题·乡贤06卓文松与他的大桥情缘 2020-11-20 2 2020年11月20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