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专题·情感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11月20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那个男孩 告诉我的事

  毕业后的第一个暑假,我失恋了,整天躺在床上颓废,不是玩手机就是打游戏,工作也不出去找,饭也不好好吃,整个人很快就消瘦下来。妈妈知道我的不快乐,但我拒绝跟她沟通任何相关话题,无计可施下,她赶我出门打工。她是这么觉得,像我这种伪忧郁症患者,只要忙起来,什么病都会康复。

  我不置可否,但是我觉得她说的有点儿道理,走出一段感情的最佳方式是用另一段感情来疗伤,如果没有那么抢手,不如退而求其次,让自己忙到没有时间思考。

  我妈替我找了一个在小学对面小区的工作——在什么都有卖的杂货铺打工。

  杂货铺生意超红火,对面是小学,所以小区里面到处培训班林林,还有个公交站点,每到上下学的点,学生家长来来往往,零食、画刊、玩具什么的都很抢手,一忙起来,我似乎可以淡忘很多事情。所以相比家里,我愿意来这儿待着。两个星期后,我开始被两个小朋友吸引。

  那是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年龄都是八九岁,男孩身边接送的家长并不固定,可能是他外公外婆,也可能是他舅舅舅妈,偶尔会是他妈妈。妈妈打扮得体,是个空姐,因为唯一那次过来送孩子的时候,她是直接拉着行李箱,穿着制服过来的,一把孩子送到门口不远,就匆匆坐上计程车走了,以至于男孩回过身,想跟妈妈说些什么的时候,只看见计程车远去的烟尘。

  男孩就在那里站了半天没动,长得很好看,说话也是细声细气,一看就是受过良好教育家庭出身的孩子,只是身影在那天显得格外孤单。

  男孩背着书包在校门口磨蹭,我都替他着急,怎么不进门。远远的,一辆电动车开了过来,男孩子就打起了精神,大喊她的名字,徐贝贝还是徐北北,总是分不清。男孩话多起来,像换了个人,叽叽喳喳,话多得像永远说不完。女孩都是妈妈接送,风雨无阻地骑。两方的家长保持着客气的社交距离,也不排斥孩子们的交往,他们有时候放学了会来我的杂货铺买水,熟起来后,我知道了男孩叫李明浩,女孩叫徐北北。

  李明浩真的很喜欢徐北北,我见过有一次李明浩走进杂货铺,屁股后面跟着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穿得很洋气,扎两根小辫儿,跟在李明浩背后,两片嘴皮子就没有停过。李明浩高冷得很,他背着手老气横秋,“嗯”“喔”就算应了。小女孩问李明浩,“浩浩,星期天我生日,你来吃蛋糕吗?”

  “我没空。”李明浩毫不犹豫地回绝了。小女孩一脸伤感地被她妈妈拉走,妈妈十分无语,估计也受不了女儿被拒绝。

  我问李明浩,“你同学请你吃生日蛋糕你不喜欢啊。”他很老成,“不喜欢,她好吵。”

  过了一会徐北北也来了,李明浩笑得很热情,嘴里叫着“北北北北北北”,像一只聒噪的小鸭子,徐北北也有一搭没一搭地理他,简直是上一幕的反转。

  后来我们三个渐渐熟起来,我才知道其实他们不是同班同学,倒是幼儿园的同学。李明浩一本正经地说:“小兰姐姐你知道吗?我们幼儿园在这个学区读的就只有徐北北,没有徐北北我可寂寞死了。”

  他一门心思对徐北北好,什么薯条、巧克力、棒棒糖,一定要买给徐北北吃。徐北北很矜持,她不太吃零食,实在想吃也只要一根棒棒糖,理由是吃多了会蛀牙。李明浩后来贴着我耳朵说,那个约他吃生日蛋糕的小女孩是他同桌,简直像是小猪佩奇,下了课就坐在教室里偷偷吃零食,嘴巴一张,满口蛀牙。所以同桌给他吃零食他一概不要,有一次那个巧克力棒棒糖他可喜欢了,他就拿了一个,放学给徐北北吃。

  有一天下午,我没看到徐北北出现,李明浩一个人在我杂货铺里转圈。他说,徐北北已经两天没来上学了,问我能不能带他去找她,他知道她家住在幼儿园附近的那条老街。

  我说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你爸爸妈妈还以为我这个陌生人要拐带小孩呢。叫你外公外婆带你去吧。没想到李明浩哭了,大串大串泪珠往下掉——小兰姐姐,外公外婆玩去了,他们不带我去找北北。

  我瞬间明白了,对大人来说,小朋友间的分离都像是儿戏,那么不值一提,可是对每个阶段的感情都有它的弥足珍贵之处。

  我给李明浩家人打了电话,征得了她们的同意,关了杂货铺的门,带他去找徐北北。

  徐北北家虽在老街,但李明浩不知道具体门牌号,我们只能一间一间去问,有的门打不开,有的门能打开却并非徐北北家,一家一家去敲,我这样的大人也累了,李明浩更是气喘吁吁。走到老街半山腰,天黑了,我也打了败仗,坐在人家院子门口就不想走了,“让我歇歇吧大哥,我真的累趴了。”我没好意思提走这个字,但是我暗下决心,再过10分钟还没找到,立刻向后转——回家。

  李明浩脑门上都是汗,他没吭声也没坐下,看着这个院子没敲过门,又跑去敲敲。然后他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呼喊:“徐北北,你怎么没来上学!”

  原来这里是徐北北家。

  两个小孩怎么去庆祝久别重逢我已经不想知道了,我竟也为这幼稚的相聚感受到了一丝甜意。对李明浩和徐北北而言,这天发生的故事只是一个极小的插曲,在找到的一瞬间,所有从白天走到黑夜的艰难都不叫艰难,敲多少次门、失望多少次都不会退却。而对成年人而言,这样的打击可能是毁灭性的,李明浩好像带我上了一课,那些埋藏在我心中的颓废、忧郁好像被这破云而出的光芒消弥干净,原来有一天,我真的会被这种简单的执着和坚持所打动,寻找到让自己振作起来的力量。

  魔头橙 文/摄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社会新闻
   第04版:乡镇风采
   第05版:专题·人文
   第06版:专题·乡贤
   第07版:专题·情感
   第08版:广告
那个男孩 告诉我的事
程同学和那一首歌
今日玉环专题·情感07那个男孩 告诉我的事 2020-11-20 2 2020年11月20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