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专题·情感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11月20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程同学和那一首歌

  小学二年级,班里转来一位姓程的新同学。短发,眯眯眼,从不穿裙子,我一度以为程同学是男生,后来才发现是个酷酷的小姑娘。

  那时女生中流行一种算命游戏——在一张纸上写下不同的年龄数字、颜色、城市等,闭上眼睛用笔随意划掉写下的项,最后剩下的一行就是你的婚姻签。一位同学给我算了下,说我27岁那年会穿着绿色的婚纱在澳门结婚,对方长相极差,待我一般。看到这个结果,我非常郁闷,其他同学都觉得不可思议:“只是个游戏啊,你连这都信吗?”

  可我还是不开心,害怕这个不美好的签运就是我的未来。程同学听说了,拿来纸笔摊在面前:“别哭了,可能她们算得不准呢。我给你重新算一次!”

  她写完那排年龄数字,咧嘴笑着:“这里面你最喜欢的是29吧?”

  我擦干眼泪,点点头,隐约看到她划的时候刻意避开了所有我喜欢的项。

  随后,她睁大眼睛查看结果,慢慢读出来:“29岁,穿白色婚纱,在伦敦结婚,对方长相很好,待你也很好。”她又大声向周围的人叫着:“看,你们都算得不对,她的命可好了!”

  现在我已满29岁,从未出国,更没有机会接触异性,倒是27岁那年真的碰到过长相不佳、待我一般的男生。现在看来,第一个糟糕的签运也许反而更接近真相。但这些都是后话,程同学热情大方,与细腻敏感的我恰好互补,我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程同学刚转学过来,学习成绩跟不上,老师便让我帮助她。我邀她来我家玩,问她有哪些课文不懂,再细细地向她解说。她很懂味地捧场:“你讲得好有趣!”

  后来她进步不小,得到老师的表扬,我比她还高兴。

  作为回报,程同学请我去她家吃饭。她家是做水果批发生意的,店里堆满各色水果与纸箱,没有像样的桌椅,只在后门隔出很小的生活空间。她爸妈都不知有客人要来,程妈妈赶紧去厨房忙碌,程爸爸憨憨地笑着,搬来个大纸箱倒扣在地上,又递给我一条小板凳:“店里啥都没有。我们平时都拿纸箱当桌子,你就想象成日式的矮桌吧。”

  程爸爸与程妈妈看起来都很年轻。程同学小声说,她爸妈不到二十岁就私定终身,因为没有像样的事业,家人反对过一阵,但后来逐渐安顿下来,又有了她,长辈们也就释然了。

  这时饭菜做好了。只是简单的几道小菜,但我们边聊边吃,大家都很开心。他们教我如何挑选水果,还讲了些相关的小知识,我觉得新奇又有趣。我走的时候,程同学不停地往我口袋里塞着荔枝桂圆,又提来好大一袋优质苹果,直到我连连摆手说拿不动了,这才作罢。

  几天后,放学路上,程同学突然问我爱吃什么菜。

  “我爸妈觉得上次招待得不够好,想再邀你来吃一次饭。”她认真地说。

  “嗯……我喜欢吃荷包蛋。”我想了想说。

  “还有呢?还有吗?”她追问。

  “……芹菜吧。”我答道。其实我并没有很喜欢芹菜,只是当时林志颖有首歌就叫这名字,便好奇想尝尝。

  接下来的好几周,我都快忘了这事。直到一个星期日的早上,我正在看动画片,电话突然响了。

  “嗨!今天中午来我家吃饭吧!我们做了芹菜!”电话里传来激动的声音。

  “程同学?”我还想问几句什么,她已经挂断了电话。

  如今,我已记不清自己那天为什么没有去。或许是看动画片入迷忘记了?或许是下雨天懒得出门?又或许只是心情不太好?但在童年时期做过的所有错事里,这件成了最令我后悔的。

  星期一,程同学刚到校就直奔向我。

  “你昨天为什么没有来呢?”她失望地问。

  “我……你电话里也没有说你是谁呀。”我尴尬地笑着,找了个最蹩脚的借口。

  程同学没有再说什么,我们也如同往常一样在一起玩。她还是经常来我家,还是会给我们带一些新鲜水果。后来我过生日时邀请她,她答应了,最终却没有出现。我失望地独自在家吃着蛋糕,突然明白了“鸽人者,人恒鸽之”的道理。

  变化来得太突然。升入五年级后不久,程同学告诉我她要转学了。

  她搬家去了省会城市。那时还没有手机,她的新住址也没确定,无法收信。之后我也转学去了外地。我们自此断了联系。

  七年后,我已进入大学,习惯通过网络和人联系。长大后逐渐懂事,我也意识到自己当年的失信行为有多不对,每每看到芹菜,心头总会涌上对她的歉意。

  一天,QQ校友传来好友验证,我一点开,竟是失联多年的程同学!

  她留了长发,也穿起了裙子,但那和蔼的眯眯眼,那灿烂的笑容,仍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我赶紧加为好友,不久我们便叙起旧。

  “小时候的朋友里,我只记得你一个了。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QQ校友搜了你的名字,居然找到了。”她发消息给我。

  “太感动了。我还记得小时候对你爽约的事,现在想来还是觉得很愧疚。”我感慨道。

  “诶?我都忘记了。我只记得和你一起做布娃娃,记得你来我家的水果店玩,记得你给我讲课文……我只记得那些快乐的事。”她回复道。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乐观大方,而我却拘泥在自己的多愁善感之中了。

  之后程同学每次回老家都问我在不在。那时我爷爷和外公都去世了,亲戚们也去了其他地方工作,连过年都留在市里。我和她也就没有机会再聚。

  这两年,我的许多朋友都结婚去了南方的城市,联系渐疏。孤独又不得志的日子里,我常忆起童年,感慨时光飞逝,物是人非。某天去超市买菜,偶然看到芹菜,便又思念起了程同学。

  我们后来并没有经常联系,只是逢年过节发个祝福短信,毕竟彼此的生活圈子已经不同了。她起先做过瓷砖生意,后来又干起了汽车销售,和她父母一样很早就结婚了,生了一儿一女。从照片上的笑容看来,应该是过得很幸福的。

  我回到家,在冷清的房间里择着芹菜,不由得唱起了林志颖的那首老歌——

  “勇气像海绵,吸干我的泪。我不怕孤单,因为曾经相爱。”

  我还是不喜欢孤单。只是现在还陪伴着我的,也仅有这些关于友谊的久远回忆了。  小优/文  魔头橙/摄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社会新闻
   第04版:乡镇风采
   第05版:专题·人文
   第06版:专题·乡贤
   第07版:专题·情感
   第08版:广告
那个男孩 告诉我的事
程同学和那一首歌
今日玉环专题·情感07程同学和那一首歌 2020-11-20 2 2020年11月20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