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专题·读书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1年01月13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榴屿何年改玉环——玉环诗词拾趣

  主持人:周薇薇

  嘉宾:姚金宝

  周薇薇:观众朋友,欢迎走进《阅声书房》。“蓬莱清浅在人间,海上千春住玉环。”(《玉环杂咏 其一》)这是王咏霓由衷赞叹的玉环;“览胜重来访玉环,山灵更与逞清颜。”(《重游玉环胜境》),这是平文炳久别重逢的玉环;“扬帆采石华,挂席拾海月。”(《游赤石进帆海》),这是谢灵运笔下海产丰收的玉环。这期《阅声书房》就让我们循着诗词的韵味,品“乡土诗话”,诵榴岛雅韵,在诗词的长河中,品读诗意玉环。

  今天走进《阅声书房》的嘉宾是玉环市诗词楹联学会会长姚金宝。姚老师,您好!

  姚金宝:主持人好,大家好!

  周薇薇:今天现场还来了许多古诗词创作方面的学者、老师以及学生们,也欢迎大家。

  姚老师,我请教一下,古诗里的玉环最早出现在什么时候呢?

  姚金宝:玉环古诗可以上溯到南北朝时期,据张一芳老师主编的《玉环古诗选编》,南朝宋的谢灵运有一首诗,刚才主持人也提到,这首诗里面有写到我们玉环。之后到北宋南宋之交,有两位诗人,一个叫倪涛,他是避难到玉环,写了很多关于玉环的诗。还有一位是南宋的状元王十朋,他写过一首《次韵宝印叔观海》。到了晚清时期,一个叫王咏霓的诗人写了一组《玉环杂咏》,这里面写了比较多的玉环。

  周薇薇:那么,刚才姚老师说到了王十朋的这首《次韵宝印叔观海》,我想问问现场的学生们,你们知道王十朋的《次韵宝印叔观海》吗? 好,有请这位同学。

  连语晨:大家好,我是环山小学二(6)班的连语晨。今天我为大家朗诵《次韵宝印叔观海》。

  次韵宝印叔观海

  南宋·王十朋

  榴屿何年改玉环?望中犹是旧青山。

  遗民不记当年事,唯有潮声日往还。

  (注:宝印叔,王十朋的堂叔)

  周薇薇:谢谢语晨。“榴屿何年改玉环?”我觉得,王十朋的诗给了我们很多想象的空间。

  姚金宝:是啊。我们玉环原来叫木榴屿,也叫木榴山。据史书记载:在五代十国(时期)的十国那个时候,我们浙江所在的吴越国开国国君叫钱镠。这个“镠”和榴岛的“榴”同音,古人为了避尊者讳,所以把这个“榴屿”改了。那为什么改成“玉环”而不改成别的?在《太平寰宇记》中记载:“玉环山……在海中,周围五百余里,去郡(永嘉郡)二百里,上有流水,洁白如玉,因以为名。”这个说法就成为时下(玉环名称由来)的通俗说法。因为王十朋是南宋人,他自称是遗民。据我所知,这首诗可能是古诗中玉环作为地名的最早呈现,所以在玉环古诗词中有着特殊的地位。

  周薇薇:相比之下,我觉得晚清时期王咏霓的《玉环杂咏》更能引起我们的共鸣。

  玉环杂咏(八绝其一)

  晚清·王咏霓

  蓬莱清浅在人间,海上千春住玉环。

  冷笑曾郎不解事,欲将名字改青山。

  姚金宝: 这首诗啊,对于玉环人来讲确实是耳熟能详的,尤其是前两句。王咏霓这个人生于1839年,死于1916年,(现在的)椒江人。他年轻的时候在我们玉环的环山书院执教过。他是晚清著名诗人、教育家、书法家、篆刻家。他也出使过欧洲,1911年左右,担任过太平知府,所以他对玉环是比较了解的。这首诗前两句最有名,“蓬莱清浅在人间,海上千春住玉环。”那么现在我们是在讲诗词,所以顺便要说一下后面两句——“冷笑曾郎不解事,欲将名字改青山。”这个曾郎,名字叫做曾觌,是南宋人,跟王十朋同年代,但是这个人啊,当官啊,为人啊,都不是很好。但(《玉环山》)这首诗他写到了玉环,这首诗角度不一样,我们不妨来读一下这首诗。他说,“天宝风尘暗两京”,大家知道天宝是唐玄宗的年号,“祸从妃子笑中生”,这个妃子叫什么名字?叫杨玉环呐,所以说“玉环两字正堪恨”,说到玉环就会联想到杨玉环。“好与青山改别名”,所以最好把玉环这座青山改成别的名字吧,这是曾觌的诗。王咏霓写《玉环杂咏》这首诗的时候呢是反其意,“冷笑曾郎不解事”,写得就很有意趣。

  玉环山

  南宋·曾觌

  天宝风尘暗两京,祸从妃子笑中生。

  玉环两字正堪恨,好与青山改别名。

  周薇薇:玉环古诗词,绵延不绝,有如珍珠洒落在浩瀚的历史文献中,不可胜数,也不断有新的发现,我们期待后人整理出更加完整更加丰富的玉环古诗词。

  周薇薇:说到玉环古诗词,我们就要提到广播版《阅声书房》“悦读悦享·乡土诗话”系列,这组系列是张爱芬名家工作室联合玉环诗词楹联学会从2018年春节开始,连续三年录制刊播,让很多听众了解到玉环古体诗词的成就。同时,也让我们熟悉了玉环诗词楹联学会一群热心于推广古体诗词的老师们。

  姚金宝:真的,说到玉环现在的古诗词,新中国成立后到改革开放前,古诗词被打入冷宫,想要学习都很难找到书本,更不用说创作了。我所知道文革前这一段时间,玉环城关有个叫陈琦的,因为耳朵不好,大家叫他大聋,还有楚门有个叫张雪风的女诗人(诗集《鹃红集》),这两个人比较有名,但是只有张雪风有诗集留下来,陈琦好像没有看到什么诗集。到了1990年,坎门一批热爱诗词的同志,受到全国刚刚兴起的古诗词热影响,也就酝酿着成立诗词学会,领头的人是陈煜烈和郭世镛这两位老先生。1990年4月的时候,玉环诗词在成立组织之前呢,就先开始出版,也不叫出版,叫编印吧,第一本封面是用手写的,里边是油印打字的,总共8个人14首诗,非常好的,这是第一本。那么后来到9月份,玉环县坎门诗词学会成立,这是真正的组织成立了。从此以后呢,玉环诗词队伍不断地壮大,刊物也几经更名,学会的名称也从原来的“坎门诗词学会”更名为“玉环县诗词学会”,后来又改名为“玉环市诗词楹联学会”。刊物也从《玉环坎门诗友作品选》变成《诗友作品选》,后来又变成《坎门诗词》,再后来就变成《玉环诗词》,近几年就变成了《玉环诗词楹联》。刚刚这个月(2020年11月)我们召开了庆祝学会成立30周年刊物刊出100期,这个就是第100期的刊物。

  周薇薇:刚才姚老师说到从1990年到现在正好是30年的时间。

  姚金宝:我们诗词学会的人员从原来的七八个人,到现在会员有77个人,而且国家级会员有16个,省级会员有11个。现在诗词作品的质量也在不断地提高,经常有人在国家级的《中华诗词》、浙江省的《浙江诗潮》里面发表作品,总的来说,比以前大有进步。

  周薇薇:那么今天在现场呢,也来了我们诗词楹联学会的一些会员。首先呢,我们要跟现场的张学良张老师来聊一聊,张老师您好。

  张学良:你好。

  周薇薇:想问一下,您最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诗词创作的呢?

  张学良:我是从2003年开始学习诗词,在玉环市的老年大学诗词班学习。

  周薇薇:从2003年到现在也有将近20多年的时间了。张老师现在已经是85岁的高龄了,也就是说,差不多是从60多岁的时候开始接触诗词楹联创作,对不对?

  张学良:是的,是的。

  周薇薇:而据我所知,现在您对诗词创作的热情依然不减,听说目前的每一期您都有10多篇的诗歌刊登,为什么这么高产呢?

  张学良:现在生活的变化是翻天覆地,一日千里,容易有写作的灵感,所以每期写了十几首,但质量不高,水平有限。

  周薇薇:张老师谦虚了哈。那今天呢,在我们现场也来了一批爱好古诗词的年轻群体,对于我们年轻的群体您有什么样的一些寄托、寄语和期待呢?

  张学良:我们这代人写诗是为了文化养老,写得多,体会得多,越来越有滋味了。希望青年一代,多多地关注诗词,进入诗词,更加符合时代的脚步。

  周薇薇:谢谢张老师。接下来跟我们分享的是我们诗词楹联学会的理事陈煜,同时也是学会当中最年轻的一位。

  陈煜:薇薇好,姚老师好,大家好,我是来自玉环诗词楹联学会的陈煜。我刚才听到张老师说到文化养老,哇,这种生活感觉好向往啊!我最开始的时候也只是停留于阅读古诗词,真正开始接触格律诗的创作是在2015年,在姚老师的指引下,系统地认识了格律的规则之后,才开始慢慢地接触到格律诗式的创作。在古体诗的学习创作过程中呢,慢慢地发现阅读古诗词是一种享受,然后创作古诗词,它不仅是一种享受,而且非常有意思。从最基础的语言文字的组织,到词汇量的积累,到写作技巧的提升以及对生活的感悟和深入的思考,都需要不断提升,这个过程非常让人享受。我觉得在这样一个大家庭里,跟各位老师和前辈一起在当今这个时代下,对新生活的体验,为旧的诗体赋予新的思考,注入新的活力、新的精神,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价值、非常幸运的事情。

  周薇薇:古人有云“读破万卷,神交古人”。通过这种学习、交流、提升,我们一些年轻人在古体诗词创作上就会有很大的收获。接下来想问一下,姚老师是什么时候接触古体诗创作的?

  姚金宝:嗯,这事说来有点话长。我是1975年,四十几年前开始接触到古体诗词的,当时我是坎门中学学生。1975年的年末,玉环下了一场非常大的雪,满山遍野白茫茫的,所以当时心情激动啊,写了一首《雪》,以“雪”的题目写了一首诗,那时候写得很不像样,经过郭世镛老师再三地指导、修改,可以算得上一首七律了,现在看来还是比较稚嫩的。然后就接触了也了解了一些古诗词的内部知识、结构和规律,慢慢地从初识诗词,进而研读诗词,后来爱好诗词,最后开始创作诗词,这样一路过来,就慢慢地有点进步。近些年来呢,我担任玉环诗词楹联学会的负责人,接触诗词多了,自己写得也多了一点,近年来写了一些作品,一些诗词。下面,我有请主持人帮我朗诵一下我的一首七律,叫做《玉环东沙渔村》。

  周薇薇:好的,非常荣幸。

  玉环东沙渔村

  姚金宝

  一带城墙环岛东,波涛四面眼眸中。

  无忧飞鸟呼朋侣,有意浮云过碧空。

  赤足亲亲鹅卵石,苍颜笑笑打头风。

  山峰崖谷行安步,醉了投闲置散翁。

  姚金宝:谢谢。这首诗曾经刊登在《中华诗词》2018年的第6期上。大家都知道东沙渔村,在座的都熟悉,也去过。我在2017、2018年间去过多次,走了以后有了感触。

  周薇薇:前面,姚老师提到自己是在中学时期就开始喜欢上古体诗词的写作。现如今,中小学教育对于古典诗词的重视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据了解教育部要求中小学阶段学生需要背诵的古诗词有208首之多。而且古诗词不仅走进校园,还走进了城镇乡村、机关企业。现场我们也邀请到玉环市诗词楹联学会的副会长兼秘书长林郁老师,请林老师跟我们分享一下目前我们玉环在这方面的一些做法。

  林郁:古典诗词作为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正在被社会各界赋予越来越多的关注。读诗、写诗、吟诗、品诗等正在以多元化的形式展开。玉环市的中小学也把古典诗词的吟诵和品鉴活动作为校园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比如说环山小学,就有组织每年两届的诗词吟诵活动;玉环中学也定期开展古诗词创作和欣赏,姚老师和我都曾经给他们作讲座。我们还非常欣慰地看到,在陈屿小学、玉环中学,还有中等职技校等学校也涌现出一些爱写古诗词的小诗人,虽然为数不多,但是小荷才露尖尖角,他们的出现给我们古典诗词的传承带来了新生力量。除此之外,我们诗词学会也尽可能联合社会各界积极开展各项活动:如协助玉环老年大学办好古诗词兴趣班,协助玉环进修学校开设中小学教师中华诗词培训班,协助玉环图书馆举行中小学生“我爱好诗词”比赛活动,我们学会的黄象春老师在楚门文玲书院开设古韵文谭系列讲座,我们还走进由本市留学生和海外人士组织的民间团体“海创会”,把古体诗词的传承送到协会里去,给他们做普及讲座……我想我们不可能人人都成为诗人,但是我们希望更多的人拥有一颗诗心。

  周薇薇:有句古话叫,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吟诵应该是古诗展示的方法。我想就用前面我们提到的“榴屿何年改玉环”请市教育局教研室陈青柳老师为我们普及一下古诗吟诵的知识。

  陈青柳:主持人好,大家好。关于吟诵,吟诵是历代文人、师生欣赏和教学古典诗词的一种特殊手段,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门绝学。吟诵的基本入门方法有三种:一是依字行腔,将每个汉字的读音延长即可,因为汉字的四声就是旋律;二是依义行腔,根据句子的含义来分配吟诵的高中低调。三是入短韵长,入声字发音重且短,押韵的字延长它。比如刚才一开始我们吟诵的《次韵宝印叔观海》这首诗,它的“玉”“日”“不”是入声字,读得短促,“环”“山”“还”这个一、二、四句的末尾就是押韵的字 ,我们要延长来吟诵。下面呢我给大家简单地吟诵一下。

  周薇薇:谢谢陈老师。我们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任何事物都在与时俱进。我了解到盛花云老师就在城关一中组织过古诗新唱教学活动,什么是古诗新唱呢?我们请盛老师解释一下。

  盛花云:好的,古诗新唱是利用现代音乐语言,为古诗词配曲、配乐,再加以传唱。这种现象并不新鲜,我们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有很多知名歌手就进行过古诗新唱,像李商隐的《无题》,苏轼的《水调歌头》,李清照的《一剪梅》,比如邓丽君就传唱得荡气回肠,风靡一时。

  周薇薇:我觉得,把这个古诗新唱引入到咱们目前学校的语文古诗词教学当中,其实还是比较新鲜的做法。

  盛花云:这种做法的确不是很常见。我当时就是本着一个减轻学生的学习负担,让他们进行乐中学的一种想法,所以开展了这个形式的教学。就是在教学的时候,我们精选了一些古诗词适合吟唱的曲谱,然后根据古诗词的意境、内容和情感,为它们配词配曲,再教学生去演唱。当然唱不是我们的目的,主要就是为了通过这种手段让学生加深对古诗词的理解,提高他们对古诗词学习的兴趣,还有感受我们传统诗词的那种音律美和诗意美。当然通过唱更好记一些,可以强化孩子们对古诗词的记忆。我今天就带了我们学校的林妤姗同学,请她为大家演示一下王十朋写我们玉环的这首《榴屿何年改玉环》。

  周薇薇:真好听。

  姚金宝:这种歌唱形式能把古诗词的内容和情感很好地表达出来,学生也喜闻乐见,容易接受。可以在我们的语文教学和音乐教学中使用这种方法,那我想喜欢古诗词的人会越来越多,古诗词也会被更多人所接受。

  周薇薇:中国是诗的国度,古体诗词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精华,传承的前提就是让更多的人来了解到其中的奥妙,并且不断地进行实践。

  姚金宝:对呀,所以我们提倡古诗词学习实践要从娃娃抓起。当然首先就对语文老师有要求。现在有种情况,就是很多老师,对古诗词分析、评论、评价,或者是考证都很拿手,但对古诗词基本的东西反而都不知道,比如说格律、韵、对仗要求。特别是语文老师应该是在对古诗词除了研究思想艺术以外呢,还要了解它的基本格式、规律,免得弄错了。最好语文老师要下水试一试,有自己试了以后的体会,那讲起来应该说如鱼得水,得心应手了。

  周薇薇:现场有没有想请教一下古诗词创作的呢?

  杨启苗:姚老师您好!有幸听过您的一次讲座。对这个格律我也尝试着去教过,当然这个受众面不是所有学生,一个班级里只有部分学生能够接受,其中我上一届的一位学生写了很多的诗,就是严格按照这个格式写的,他后来到了一中、高中,他就有更多的兴趣了。那么对格律教学的普遍性,我就存在疑惑了,是否要全面推广格律教学?

  姚金宝:所以对教学、对课标来说,没有要写的要求,但是要让学生知道诗、词是有格律要求的,有押韵要求的,押韵还有古今不同的,这一方面要让学生知道,真要写的时候先好好学习。那么回过头来说,写诗词,了解一些格律,了解一些长短句、押韵,是刚刚起步。任何文学样式都是一样,它要写得好,不在于它符不符合格律要求,而在于他能不能抒发感情、表达情致,能够把思想感情表达得非常完美,而且有境界,那才是好诗词,所以既要懂得画框有多大,还要这把个画画得漂亮,只有不将画画到画框外,把画画得够美,那这幅画才是好画。诗词,同样道理。

  周薇薇:诗意人生,其乐无穷。最后,我们请现场的小学生们一起来朗诵“蓬莱清浅在人间,海上千春住玉环”,祝福玉环,我们美丽的家园。

  现场学生:蓬莱清浅在人间,海上千春住玉环……

  姚金宝:最后,我用一副楹联表达一下对诗词的感受。千古兴亡,万种风情,化作诗词都是美;四时冷暖,一生志趣,凝成韵律可流芳。

  周薇薇:谢谢姚老师。怀乡,溯本,回源。我是薇薇,我在《阅声书房》带您领略本土文学之美。我们下期再见!

  (根据玉环传媒电视文化栏目《阅声书房》访谈实录整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市十五届五次党代会特别报道
   第03版:市十五届五次党代会特别报道
   第04版:市十五届五次党代会特别报道
   第05版:专题
   第06版:专题·读书
   第07版:专题·休闲
   第08版:广告
榴屿何年改玉环——玉环诗词拾趣
今日玉环专题·读书06榴屿何年改玉环——玉环诗词拾趣 2021-01-13 2 2021年01月13日 星期三